• May 10 Sat 2008 01:59


(生命可貴,請多珍惜自己和身邊的人。)(戰爭不是任何人應該有的經歷。)


智智,

那天我寫了一篇文章,說少了十一個人陪我在阿根廷吃飯。我並不是沒想起你而把你給漏了,而是怕提起你會讓大家掉淚。五六年了吧,有時不小心在餐桌上提到你的名字時,大家還是會默默地紅眼眶。不過,還好,現在有饅頭可以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大家把該給你的愛雙倍的加注在他身上,但是也好,現在家裡多了好多笑聲,好多的愛,好多來不及給你的,都給了他。別嫉妒啊,因為等饅頭長大了,我會好好的告訴他你的故事,你的努力,你的貼心,你的孝順。放心好了,他會知道你是誰的。
 
你在天上過得好嗎?哦,掃墓那天,我和你哥哥和弟弟燒了幾根煙給你,收到了嗎?
 
說到這個,還記得嗎?你離開的前一個禮拜,你才要我陪你去剪頭髮,你還在我耳邊說,「順便偷抽煙。」你拿了鑰匙對著我說,「姐,讓我載你吧,我長大囉!」我拍了你的肩膀回答,「你再大,你還是我弟弟啊!」我們躲在鯉魚公廟旁,邊抽煙邊聊天。我們兩個,同是家中的老二所以有很多同樣的抱怨,這也讓我們兩個表姐弟更親近。沒想到,這個廟也將會是你爸爸思念你的地方。你知道嗎,好一陣子,你爸爸在你離開後,在你出門上課的時間騎著摩托車出門,爺爺和奶奶剛開始以為他是出去見朋友。直到巷口的婆婆偷偷的告訴奶奶,她常常看見你爸爸躲在鯉魚公廟的角落放聲大哭。奶奶知道後,更是心疼,但是為了尊重他想念你的方式,我們也就任由他繼續每天習慣性的出門,又紅著眼地回來。
 
現在經過鯉魚公廟時,我都會特意的開慢一點,看看曾經留下你的身影的地方,看看你爸爸哭泣的角落,心裡還是會揪一下,眼淚還是會忍不住的滴個兩滴。好,我知道你不要我這麼難過,但是,就是捨不得。十六年的生命,太短了。也許你當天使比在這裡半工半讀的生活好多了,但是,人家就是想要你活著啊!
 
那天接到你車禍的電話時,我還在睡夢當中,渾渾噩噩中聽見了你的大媽媽,我的媽媽的急迫。一向冷靜的她,竟然在電話中哭了起來,說情況很緊急。我冷靜地開車到醫院去看你,心裡想著,我們家連九二一地震都可以幸運的保住全家人的性命,你應該過一兩天就會好起來了吧。只是大人們比較容易大驚小怪,於是,我沒有什麼心理準備地到了醫院。才走近加護病房,我發現所有的人都出現了。舅公,嬸婆,大舅舅,大舅媽,反正姓魏的,姓陳的,都出現了。
 
我也才看見,所有的人都在哭。
 
特別是爺爺,一直捶著胸口說心好疼,奶奶早就哭到沒有聲音了,你爸爸眼神空洞,無助的坐在一旁直掉眼淚,大媽媽一看見我,就握住我的手,拼了命的在發抖,我試著安慰他們,因為總覺得好像還有希望。走進病房,看見你媽媽在床邊握著你的手,哭著求你醒來,「智智,媽媽求求你,你只要醒來,媽媽什麼都給你,拜托啦,你睜開眼睛看看媽媽好不好?」你媽媽不斷的哭喊著。
 
我慌了,怎麼會這樣?
 
我快步向前,握住你的另外一隻手,「智智,我是姐姐,怎麼啦?別鬧了,快睜開眼來看看我啊,你看你媽媽在哭了啦!加油啊!」突然間你開始抽續,我馬上叫護士來,「他痛成這樣,你給他點藥好不好!」我哀求著。她只淡淡的回我一句,「他這是反射動作,他並沒有感覺。」她的回答裡沒有一絲慈悲,沒有明天。
 
我生氣的大聲問,「就這樣嗎?我們放棄了嗎?不能轉院嗎?」沒有人回答我。
 
氣沖沖的出了病房,看見被二十幾個人包圍的醫生開始解釋,什麼蜘蛛性出血,什麼腦神經,什麼強心劑,一大堆聽不懂的東西。
 
「醫生,我給你下跪,」爺爺像是腿軟似的攤在地上,用生疏的國語,呼喊著,「救救我孫子,拜托,要多少錢都不是問題!」所有的人都忙著把他攙扶起身,只見醫生冷靜的說,「哦吉桑,對不起,我真的不建議開刀,因為,他的身體真的承受不了。」
 
就這樣,你被宣判了死刑,就這樣,空氣凝結了,我頓悟了,你回不來了,你,真的離開了,從此不會再有人陪我到鯉魚公廟抽煙,沒有人會懂得當老二的辛酸。

一滴滴的眼淚偷偷在眼中形成,像是一顆顆的玻璃珠般地墜落,破碎,解體,像是所有人的心,再也無法還原。
 
隔天再接到電話時,你已經在回家的路上,大媽媽跟我說:「依照客家人的習俗,我們要留最後一口氣讓他回家,一定要在自己家裡斷氣。」媽的,好沉重的兩個字。
 
為了讓你一路好走,我忍住眼淚,開車回家。邊開變喊著,「智智,等我,等姐姐來接你回家。」還在土牛時,我就看見救護車的閃爍紅燈。加踩油門跟上它後,看見了我不能接受的一幕,暗淡的玻璃,閃爍不停的紅轉燈,隱約看見了熟悉的身影,阿益哥哥。
 
他一邊掉淚,一邊擦淚,一邊擠壓著呼吸器。我永遠都會記得他那雙抽緒不停的肩膀,好勇敢,好孤單。
 
我開始頭皮發痲,全身僵硬,一股冷風隨著開啟的天窗擠進。我大聲的對著你喊著,「智,我是二姐,我在你身邊,別怕!我回來了!你聽到了沒?」我把障礙燈打開,跟著救護車一路闖紅燈到家。
 
夜晚的東勢一向冷清,轉進我們家巷口後,燈亮著的只有我們這一戶,凄涼。沒有人說話,只聽見起伏不斷的啜泣。
一進門,指令此起彼落的從各個角落傳來。
 
「好了,不能哭了,他聽的見。」
「小心他的手!」
「枕頭,枕頭歪了!」
「繼續壓啊,還沒定位!」
「鞋子,他的鞋子沒穿好!」
「小心一點,小心啦!」
 
七手八腳的讓你躺了下來。
沒有家具的客廳空蕩得不像話。
你小小的身軀在這個熟悉的空間,更是顯得突兀。
 
我看著你像是睡著的臉龐,真的很難說服自己,你真的不會再醒來了。一直到我們把你的頭放到枕頭那一刻,無意間看見了你腦後如壘球般大的窟窿,我才知道,你傷的這麼重。一直到看見了你的傷口,我才不再怪罪醫生的無能,護士的無情。我摸著你的額頭,拼了命的擦眼淚,怕會滴到你,讓你不好走。

猛然提起頭來看看站滿了人的客廳,我們家的大人的眼中沒有灑脫,沒有堅定,只有空虛。畢竟白髮人是不應該送黑髮人的啊。

從不掉淚的大爸爸也躲在角落暗自啜泣。
 
輕輕的我們把呼吸器從你嘴中抽出,幫你把嘴巴闔上後,你爸爸終於允許自己放聲大哭,「智智,你回來了嗎?你聽到沒有?我是爸爸啊!你叫我啊,你叫啊!」。
 
那一晚,哭泣聲是海嘯,把客廳給淹沒,一陣陣的淚水不斷來襲,帶走了所有人的勇氣。
 
我在心裡大喊,為什麼?為什麼要挑上你?斷手斷腳的都好,為什麼這麼無情的就把你短短十六歲的生命從我們身邊奪走?擺滿百合花的祭壇上,你笑的太燦爛,讓我很生氣。我一直對著照片跟你對話,「你是生下來讓我們窮開心的嗎?我們對你不夠好嗎?這樣就走了,真的很過分!」狠很的把你罵了一頓。我沒說的是,我心疼你啊!
 
Amy姊姊說,我們沒有大聲責備過那肇事的bastard,我有,我有,我有!因為他竟然還有臉在我面前說,他沒有開很快。是我大聲的對他說,那請他站在路邊,我開40km/hr撞他,問他願不願意,他才一臉錯愕的不敢繼續說下去。不過,你應該有聽到吧。
 
其他的細節,兜不在一塊。我記得折蓮花,還在上面寫你的名字。其它的...沒印象,因為我不敢面對你的離開所以每天回家前喝的醉醺醺的才去看你,在半醉半醒中,默默的在左手腕割下一道道的對你的思念。這件事,我還沒對別人說過。大媽媽還以為是為了男朋友,才不是呢,不過,這,你也知道吧。
 
我的心理學教授,看見了我的傷痕,還親自到我住的地方來看我。要我為了你,好好的對待自己。

「我知道你只是想讓身體上的痛來表達你心理的痛,不過你要好好的過。如果不是為了你自己,也要為了你弟弟啊!」

也許是你在天之靈保佑我,要不然,平常跟老師不是很熟的我怎麼會被關心呢?還好,有老師的開導,要不然手上的疤痕應該不止這些吧!不過,放心,我沒再哭了,也沒喝酒了。
 

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習慣沒有你在家陪我吃飯,你弟還是習慣在電視前吃,你哥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我每次坐上桌,就會習慣性的看看右邊,曾經有你的右邊,空的不像樣。
 
我不常提起你,可是你也知道我很想你。只是我很愛哭,好強,不敢在別人面前掉眼淚,所以我只好不說。
 
不過只有我跟你哥哥和弟弟在陽台上的時候,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想到你,大家都會偷偷的掉一滴眼淚,轉過頭去擦掉後,互相鼓勵要加油。
 
我還是沒有辦法完整的寫出我的痛,因為,還在痛。
 
這篇,寫的不好,可是這是第一步。
 
有空的話,來夢裡跟姐姐聊聊天好嗎?好久沒有看見你了,我好想你,我們都很想你。要知道,你是不會被忘記的,因為你,我們變得團結,變得愛跟爸爸,媽媽,爺爺和奶奶撒嬌,變得可以勇敢的告訴他們我們很愛他們。
 
因為你,我常回家了。奶奶說,你生下來是讓我們懂得惜福的。也許吧。

我只知道不能言傳的,你都看見了。
 
今晚,布宜諾斯艾利斯冷風一陣陣的,像極了你回家的那一天。你有沒有跟來啊?沒跟上的話,現在出發吧!雖然我戒酒了,沒辦法跟你把酒言歡,但是二姐還是可以帶你遊玩世界,跟上來了沒?
 
二姐
 
p.s. 姐姐愛唱歌,這首歌,是給你的。

Una Palabra
一個字

Una palabra no dice nada

一個字並沒有特別的意義
y al mismo tiempo lo esconde todo

但是它也包含了很多
igual que el viento que esconde el agua

就像風裡藏著水
como las flores que esconde el lodo.

像遮住泥巴的花朵

Una mirada no dice nada

一個眼神沒辦法說明什麼
y al mismo tiempo lo dice todo

但是它也訴說著所有
como la lluvia sobre tu cara

像你臉上的雨滴
o el viejo mapa de algun tesoro.
或是一張老舊的藏寶圖
como la lluvia sobre tu cara

像你臉上的雨滴
o el viejo mapa de algun tesoro.
或是一張老舊的藏寶圖

Una verdad no dice nada
事實沒辦法說明什麼

y al mismo tiempo lo esconde todo

但是它也包含了所有
como una hoguera que no se apaga

像是不滅的火堆
como una piedra que nace polvo.
像石頭是塵灰之子

Si un dia me faltas no sere nada

如果你有一天需要我,我沒辦法做什麼
y al mismo tiempo lo sere todo

但是我也可以成為所有的
porque en tus ojos estan mis alas

因為在你的眼睛裡有我的翅膀
y esta la orilla donde me ahogo,

還有把我淹沒的那個海灘,
porque en tus ojos estan mis alas

因為在你的眼睛裡有我的翅膀
y esta la orilla donde me ahogo,

還有把我淹沒的那個海灘,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a
  • 很悲傷的感動
    謝謝你讓我更珍惜所有的幸福
  • 不客氣,也謝謝你的留言讓我知道你也懂了。:)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5/14 15:33 回覆

  • betty05
  • 慟~~

    讓我更珍惜現在 ^^
  • 哎呀,人生就是這麼回事,生離死別的。

    :)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5/14 15:34 回覆

  • AYA
  • 我也還不習慣 我哥不能回家吃年夜飯!!!

    看你的文章 讓我在辦公室哭了出來 一像我已哭點很高為豪

    我家三四年不吃年夜飯了,因為大家不想要看我旁邊的位子多一份空的碗筷,所以 我每年到美國看嫁到美國的死黨 爹娘每年找朋友打麻將 小弟小妹到日本旅行 這是我們家懷念我哥的方式

    一樣的車禍 一樣的在家斷氣 在我收到我哥哥幫我買了五六年要給我當結婚時禮物的基金通知時,痛哭到沒辦法呼吸

    哥哥 也從來 不曾到夢中跟我聊天 只找小弟小妹,明明哥跟我最親.
  • Aya,
    不好意思讓你流下了珍貴的眼淚。

    謝謝你的分享。在這裡,誠心的希望你能從傷痛中走出來,約爸媽和弟弟妹妹吃個飯吧。雖然無法全員到齊,但是那種團圓的氣氛有一天,慢慢的,還是會回來的。

    加油!祝福你。:)

    加油。

    Kris (流淚中)

    hankris 於 2008/05/15 22:54 回覆

  • 逸塵子
  • 感動

    有妳這樣的姐姐
    上天將會如他的願
    他一定能去他想去的地方
  • 謝謝,我們都很想他,也很愛他。

    他,知道的。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7/15 14: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