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的非洲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令人懷念的歌啊!

當時的馬拉威是由一位班達總統所統治。名義上是總統,但是卻是個獨裁者。Dr. Hastings Kamuzu Banda曾經是個反對黨領袖,但是在上任後,立即修法,讓自己變成一位“President For Life” 終身總統。大肆掠奪人民的辛苦錢後,在1961 to 1994的期間內,建造了三間行宮,個個富麗堂皇,過著猶如皇家貴族般的生活,馬拉威境內唯一的一輛勞斯萊斯就是屬於班達總統的。

 
如果我記得沒錯,當時的馬拉威是全世界排名第三窮的國家,但是,總統坐勞斯萊斯上班。
 
每個辦公大樓內一定要有他的肖像,連我們的大禮堂裡也有,而且,一定要是擺得最高的。到電影院看電影,開頭片不是國歌,而是一段他和人民揮手的慈祥片段。每次出現在公開場合,一定會有一群女生,穿戴著有著他的肖像的衣服又唱又跳的歡迎他,連我們學校的學生也被迫必須學習馬拉威當地的國歌,每個禮拜一,在開校會的時候,齊聲開唱。
 
馬拉威沒有電視可以看,因為當時的班達總統認為外來的文化會腐敗社會風氣,事實上,是不希望任何人在公開場合煽動人群。而電臺,只有一個,政府成立的。大多數時間是宣傳班達總統是個仁慈的老人家,大家一定要繼續支持他等等的言論。在書店裡買到的雜誌和書本都是經過篩選的,買一本英文雜誌一定會有某些頁面被政府剪下沒收,連知名雜誌都不例外。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n7303555_31611091_3267

(高二畢業照,臉最圓的那位,就是我。)


斷交了。心裡揪了那麼一下,馬上想到爸爸的反應會是如何,畢竟他曾經擔任臺灣駐馬拉威大使館武官之職,也跟我一樣對馬拉威有這不可分割的情感。對爸爸來說,它不只是一份工作,它也是我們陳家歷史之轉點。

小時候,爸爸不是在軍營裡就是軍校裡,一路從營長到上校,從軍校畢業生變成軍事碩士。後來老爸長期在臺北國防部工作和媽媽的大夜班護理長和白天工廠女工的兩份工作也沒都停過,兩個人對我來說都很陌生。一直到爸爸爭取到武官的職位,我們的家才慢慢的像一個家。

從老爸告知我們要到非洲的第一天起,我們的生活跟著起伏。先是要學英文,要買新衣服,要了解外交禮儀,如何大方對待客人,這跟我們小時候的困苦生活相較之下,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爸爸一步步的牽引我們,媽媽耐心的解說我們未來的工作,因為,我們不再是我們,我們三個小朋友代表的是中華民國的人民,所以,連電話上的我們都得要彬彬有禮。

到了馬拉威後,一轉眼,媽媽三不五時的穿著旗袍去參加雞尾酒會,跟當地的官夫人們social,有時還會介紹他們的老公給爸爸認識。老爸呢,則是在軍事及外交圈裡打轉,家裡常常會出現國防部長等重要人物和我們一起共進晚餐。三個女兒一個個的被訓練成外交武器,從認識餐前酒,餐後酒,紅酒白酒等,我們都得清楚的知道來幫爸爸和媽媽添點面子。三個黃毛丫頭麻雀變鳳凰的轉變,在馬拉威的家庭生活中一步步的成型。

我們從什麼都不懂得,到什麼都得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