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土。
三棵樹。
這裡一塊,那裡一叢的草原,像被鬼剃頭過的地面。
連個茅屋都沒見著。
一個人都沒有。
建築物,零。
飛機上的座位,空得不像話。
媽媽沒說話。
爸爸閉目養神。
姐姐也睡著了。
妹妹在吃花生。
飛機的引擎聲時有時無,我的心情也跟著它上上下下。
 
好安靜。沒有人說話。
飛機上不可以聊天嗎?奇怪。
 
窗外的天空好藍,好藍。
 
想起阿公和阿媽在機場的身影,我哭了。
 
把臉悶在手心裡,不敢把爸爸吵醒,怕挨罵。
前一天,因為我堅持不學英文,被罵了一頓。
還在跟老爸冷戰中。
沒有了平常的依靠,我只好默默的掉眼淚。
 
媽媽發現了。
 
沒事,她說。
可是,我們要住哪裡?我輕輕的哽咽著。
我們會住在一間大房子裡,搞不好還會有游泳池哦!媽媽輕撫我的頭。
是嗎?
她沒再說話。
 
飛機上僅有的十幾位乘客隨著指示,走下飛機。
 
妹妹的手被媽媽牽的緊緊的,姐姐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好奇的看著四周。
我緊張的跟在媽媽身後。走在前面的一位外國男子被警察攔下來。指著他的頭髮,大吼大叫。
 
我又哭了。
 
媽媽,怎麼辦?警察會抓我們嗎?
不可能,爸爸是外交官。不記得嗎?所以,我們不會有事的。只要記得媽媽跟你說的,要有禮貌。爸爸會處理的!知道嗎?好了,不哭了。
 
又一位白皮膚的被攔下來了。這次,是個女生。一位女警指著她的褲子,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大串我聽不懂的英文。
 
這次,我躲遠遠的,不想聽見那種兇狠責備的口氣。
 
武官,你好。歡迎到馬拉威,辛苦了。
不會不會。謝謝你來接機。
我們馬上出發吧,你們應該也累了。
謝謝,那,我們走吧。
 
引擎聲再次響起。
 
兩個漫長的小時後,在一個大鐵門外停住了。一位穿著制服的保全人員匆匆忙忙的把大門打開,站的筆挺的對我們敬禮。
 
一眼就看見院子裡的紅土和一間像是個城堡的別墅。
 
院子裡,沒有媽媽說的游泳池。失望。
戰戰兢兢的走進一扇鑲著閃亮亮玻璃的原木門。
 
往左看,沒有家具,往右看,沒有廚具,仔細看,沒有床組,嘆口氣,因為沒看見食物。
 
一個黑麻麻的人,站在廚房門口,帶著微笑,跟我們打招呼。
 
Hello. My name is Stanford.
媽媽,他說什麼啊?
我問爸爸。
哦,他說,他的名字是史丹佛。
他是誰啊?
是我們的廚師。
廚師?他不會煮中國菜吧!
媽媽會教他。
哦。
 
媽媽,沒有床可以睡,怎麼辦?
沒關係,媽媽想辦法。
媽媽,沒有桌子可以吃飯。
沒關係,爸爸會搞定。
 
一通電話,一個小時過後,三輛卡車轟隆隆的出現了。三個說中文的男人跟著家具和食物來了。
 
武官,不好意思。沒什麼好東西,將就著點。
沒事,謝謝你們的好意。貨櫃慢了,可能要借用一陣子。
沒問題。需要什麼,請一定跟我們聯絡。
謝謝,謝謝。
 
我走出屋外,太陽大剌剌的照著,剛割完的雜草撒的整個院子都是,濃濃的草味道,好舒服。
 
我站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有意無意的聽著他們的對話。
拉起我的長裙,用力的一踢,紅土飛揚。
一,二,三,十五,數一數,家裡有數十棵樹。
還好不是住茅草屋。
想起了在路上看見的一棟棟別墅,城外零星鐵皮屋。
皮膚黑黝黝的人,好多。
 
我握住媽媽的手,媽媽啊,為什麼那個男人被警察攔下來?
爸爸說,因為馬拉威的總統規定,男生不可以留長頭髮。因為這樣不三不四,所以,如果他們要來馬拉威,就得剪頭髮。
媽媽,那,那個女人呢?
你不記得爸爸說的嗎?在馬拉威,出門一定要穿長裙,這樣才端莊。要不然,就會違反法律哦。
哦,對啊。我忘了。
你啊,把衣服換下來吧。
好啦,等一下。
媽媽,你有幫我把我的百科全書給帶來吧?
有,在貨櫃裡,過幾天就到了。
哦。
 
不久,叔叔們走了,史丹佛忙著把家具歸位,爸爸忙著翻譯,媽媽在廚房裡苦惱著晚餐,姐姐和妹妹在房裡整理衣物,而我,坐在二十坪大的客廳地板,透過落地窗望著一片綠海,回到以往的慵懶。
 
不知道媽媽會不會讓我在院子裡種草莓,爸爸說後天開始要上英文課,真討厭,不過,上課聽不懂功課怎麼寫,老師會說中文嗎,我的書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啊!背包裡還有一本。
 
衝進房裡,把書給找了出來。
 
我再次走到屋外,這次,我選擇了前院,在一棵好大好大的樹前,我回頭看看房子。好大,比我們在臺灣的家大了五倍。
 
走著,看見了早就沾滿紅土的裙邊,聳聳肩,不以為然。
 
打開書本,坐了下來,再看一次房子。
 
四周都是玻璃窗的屋子,像是個舞臺劇場。
 
窗裡的每個人都在忙著,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著所有人的動向。
 
吸了一大口氣,再吐了出來。
 
從小到大,不知道搬了幾次家,從臺南到高雄,從東勢到左營,不過這次,聽爸爸說,我們要在這裡住三年。
 
爸爸說,他不用到很遠的地方工作了,會每天回家吃飯,媽媽也不會出門工作,會陪著我們,也不用到別人家等媽媽接我們,媽媽會來接我們下課。
 
爸爸還說,從現在開始,我們,真的會變成一家人,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
 
這會是真的嗎?我懷疑著。
 
周圍好安靜。真的聽的見自己的心跳聲。
 
在樹蔭下坐了下來,低頭開始看那本我一直帶在身邊的蔡志忠漫畫 仁者的叮嚀,一直到天都黑了,我才不捨的走進屋子。
 
晚餐熱騰騰的在小桌子上冒著煙,爸爸早就坐定位,姐姐妹妹也等著我。
 
吃飯了。
哦。
洗手。
好。
 
開動了!吃吧!媽媽說。
 
她緊繃的肩膀終於放了下來,爸爸滿足的微笑著,姐姐今晚看起來一點都不兇,妹妹也乖巧的自己吃著飯,忙著夾菜的一家子的人,好熱鬧,好不習慣,好溫暖,好感動。
 
腦海裡的引擎聲在這個時候,嘎的一聲,驟然銷聲匿跡。
 
這裡以後就是我的家了,我悄悄的在心裡說,我們終於到家了。
 
××××××××××××××××××××××××××××××××××
 
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出國,第一次離開阿公阿媽這麼久,第一次什麼都聽不懂,第一次住這麼大的房子,第一次有廚師,第一次看見不是中國人的人,第一次在樹下看書,第一次脫離貧窮,第一次穿裙子。
 
我,來到了將會是我一輩子的家的地方,Lilongwe, Malawi, 馬拉威。
 
從來沒想過,在十一歲那年,生命將永遠改變,我將永遠改變,我將會是個不折不扣的非洲人,在臺灣被當成外國人的臺中人,在海外被當成美國人的臺灣人,被黑人當成自己人的人,而自己也搞不懂自己是哪裡人的人,
 

再怎麼說,Even in my wildest dreams, 我也壓根兒沒想過會是個說中文沒人聽得懂的人。

 
十幾年了,非洲的種種還是無時無刻的跟著我。
 
該是時候做個整理,也許,這樣我對未來才會有點頭緒。
 
請替我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kris 的頭像
hankris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