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Hong Kong Restaurant
Taken by Hank, at New Hong Kong Chinese Restaurant in Sucre, Bolivia

 

雖說我很愛吃中華料理,但是出國旅遊總想多嚐嚐當地料理或小吃,很少會想要吃家裡就吃得到的中國菜。

 

根據南美當地華人說,現在秘魯(Peru)已經有四千多家中華料理餐館,利馬(Lima)的一條大街上從街頭走道街尾不過二十分鐘路程,就有二十多家,平均走一分鐘就有一家,在同樣以米飯為主食之一的秘魯與玻利維亞隨處可見,相當受到歡迎,這是還沒來南美之前始料未及的。

 

南美當地人統稱中華料理為「Chifa」,也是這裡中國餐館最常用的名字,取自廣東話諧音「食飯」,菜單上常見的有

 

1. Chifa 各式炒飯

2. Sopa de Weng Tong 餛飩湯

3. Weng Tong Frito 炸餛飩

4. Carne de Cerdo con Salsa de Ostras 蠔油豬肉

5. Carne de Cerdo/Pollo con Agridulce 糖醋豬/雞肉

6. Bife con Tomate 蕃茄牛肉

 

但在秘魯和玻利維亞的山上沒啥蔬菜多是用花椰菜、或是紅蘿蔔等一些不容易壞的根莖類作物充數。在秘魯利馬可以吃到十分道地的中華料理,但價格所費不貲,大多數的中國餐館都是小小一間,衛生也不算太好,陰暗不說,有時候炒飯的還是當地人,不是我瞧不起他們,而是看到皮膚黝黑的秘魯或玻利維亞人人炒飯,總是覺得沒有什麼說服力,還是黃皮膚的亞洲人看起來比較可靠一點。

 

中華料理的特色之一便是大火快炒,你可以在南美各個主要城市看到華人拿個杓子在旺火前翻炒,額頭上斗大的汗滴,翻炒的熟稔,不禁讓我想像他們遠渡重洋,到這個語言不通的地方重新開始發展事業的辛苦。

 

每到一個地方的中國餐館吃飯,我總會找華人老闆聊聊天,套套關係,順便瞭解一下他們在這裡的生活,大多數的華人都是從福建、廣東的移民,或許在家鄉找不到好工作,抑或聽說在這可以賺到比較多錢,於是千里迢迢離鄉背井來到南美洲。他們操著不甚熟練的普通話,羞澀地與我對話,在秘魯阿利奇琶(Arequipa, Peru)樓中樓餐館的老闆娘,每次做完我們點的東西她總會說:

 

「老鄉,好了,趁熱吃!」

 

既然都叫我們老鄉了,我們也就不客氣,請她做一些菜單上沒有的東西解解鄉愁。

 

在玻利維亞蘇魁(Sucre, Bolivia)學西班牙文的時候,老師推薦我們一家中國餐館,她說是當地最好吃的一家,我們循址前去,果真不像大部分的中國餐廳,十分乾淨,門口掛著紅燈籠,牆上掛著中國扇、水墨畫與萬里長城的照片,唱機悠悠地唱著

 

「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小姑娘

 

在這裡,最常聽到的就是孟庭葦「冬季到台北來看雪,別在異鄉哭泣」,蔡琴全輯,還有刀狼的「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你就不會明白你究竟有多美就把你忘記吧應該把你忘啦這是對衝動最好的懲罰!」

 

一對華人夫妻外加一個當地的服務生,就是這家餐廳全部的員工,用完餐,我問老闆這裡的環境還適應嗎?他說:

 

「挺靜,天氣不錯」他淡淡地說。

 

老闆娘則總是笑瞇瞇的跟我們打招呼,我們問她貴姓,她說姓吳,且直說他普通話不好,低頭拿出一張便條紙,寫上她跟她老公(關叔叔)的全名給我們,還叫我們改天再來找他聊天,我和小芳出了門相視而笑,想說這阿姨真是可愛,下次一定要再來拜訪。

 

關叔叔在澳門出生,到香港與台灣各工作了幾年,吳阿姨在廣東出生,他們的女兒女婿十八年前到玻利維亞發展,似乎生意不錯,九年前他們也離開家鄉到了這裡,女兒女婿則到距離兩個小時車程的波多西(Potosi, Bolivia)開分店。

 

我們剛開始在Sucre找公寓的過程並不順利,靈機一動想說找他們碰碰運氣,沒想到關叔叔說:

 

「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家還有個空房,你們就先住進來,外面旅館很貴,不要浪費錢!」

 

我們心懷感激地婉拒了,後來住在Sucre的「別人家」一個半月的時間,我們又造訪了幾次,每次吃飯都會點個香片或是茉莉綠茶佐餐,關叔叔都會親自走到二樓幫我們倒茶,要不然就是香片免費奉送。

 

一天,關叔叔走到我們桌前,手上拿了一包綠茶,一如往常溫溫地說:

 

「這包送你回去泡來喝,這裡的土人不懂得喝,但咱們中國人就是要喝綠茶。不過這茶葉沒有你們台灣的好,想當年我在台灣工作的時候,每次回去前都要到台北山上茶庄買茶葉帶回香港,一買就是十幾罐,那才是好茶,這裡買不到好的綠茶,你們這包先拿回將就著點喝。」

 

「謝謝,謝謝,真是不好意思!」

 

我們拿著茶葉左右端詳了一番,正因回家有茶葉可泡而感到開心的時候,小芳戳了戳我的手臂,使個眼色示意我看旁邊那桌的中國人手上拿了一雙,什麼?是「筷子」?

 

出來旅行五個月了,我們有時會買些麵條、青菜和牛肉回別人家煮個牛肉麵來吃,但用叉子吃麵條的感覺實在詭異,沒有筷子總覺得有點彆扭,於是我們在玻利維亞大大小小的市場和商店尋找筷子,嘿嘿!真的完全找不到!

 

小芳和我推託了半天,以陳小芳看似狂放實則膽小的個性,想當然爾,最後還是由我,在結帳時問關叔叔,

 

「您知道哪裡可以買到筷子嗎?」我說。

 

「哈哈,以前我在餐廳裡放筷子,過沒兩天就被這裡的土人偷走,後來我就不放了,你要筷子是吧?我拿兩副給你就好了,用過的沒關係吧!」關叔叔說。

 

「當然沒關係,不過真不好意思。」

 

「我跟你說,這裡的土人也有賣筷子,但是很貴,一雙要20塊玻幣(約合台幣100塊),品質又不好,木頭總是彎彎的,那土人當我是傻瓜,我才不會跟他買呢!這兩雙是我去聖塔克魯茲(Santa Cruz, Bolivia)旅遊時買的,你們先拿去用。」(關叔叔堅持稱這裡的人叫做「土人」,實在很可愛!)。

 

「謝謝,真是不好意思,跑來這裡又是拿茶葉又是筷子的」我說。

 

「沒問題!我在這裡住比較久,什麼都買得到,你們如果欠什麼再來找我拿就好了!」

 

每次臨走前,吳阿姨總會放下手邊的工作,走出廚房來跟我們說再見,很不好意思地說她都沒有陪我們聊天,並且叮嚀我們自己要小心,有空再來找她聊天。

 

走出餐館,小芳和和我對看了一眼,我知道她也感受到了,他們的餐館不只滿足了我們的對家鄉食物的想念,更溫暖了我們長期在外遊盪的心。

 

他們離鄉背井到異地發展,在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的地球另一端打拼,對他們來說,我們只是個過客,但只因我們說著同樣的語言,流著一樣的華人的血液,他們總不吝給予我們這些在外的遊客一份溫暖的人情。

 

我們出來旅行,找到的不只是綺麗的異國風情,更接觸到最真實、誠摯的人際交流。以前常聽人說「四海華人皆一家」,我現在比較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我們也從沒想到「綠茶」和「筷子」這兩樣平時不起眼的小東西,竟會帶給我們如此的欣喜,它們不但加強了我們這段長期流浪的信念,也讓我們感到這趟旅行不單單只是旅行而已,我們旅行的愈遠,愈感受到與自己文化的不可分割,也愈想念家裡一切的微小事物。

 

我們在旅途中,常為了減輕背包重量以換取輕巧的機動性,不斷將多餘的衣物分批寄回台灣的家中,這「中國湖南長沙猴王牌特級茉莉綠茶」和兩雙「筷子」,雖然總重不超過200公克,但當我們將它們放進背包走出餐廳門口時,卻很清晰地感受到,它們所帶來不可忽略的重量。它們趕走了我們心裡久居在外的鄉愁、將背包剛剛清出來的空間,裝滿了異鄉的溫情,且讓我們對前方未知的旅程更有信心。

 

我們決定將它們隨身攜帶,當作支持我們旅行的精神支柱,伴隨我們走完剩下的旅程直至返家,就算到最後,只是什麼都不剩的空茶葉袋與褪色的筷子,但我們知道,那將會是最甜美的回憶。

 

伴隨在我們的背包裡、在我們的心裡、在我們還未完成的旅途中,永遠都會有著你們所慷慨給予的,淡淡茶葉香氣。

 

Hank 


<後記>

 

感謝關叔叔與吳阿姨對我們的照顧。

 

順便幫他們打個廣告,到蘇魁(Sucre, Bolivia)一定要拜訪的餐廳,保證你可以感受到他們的真摯與家鄉味,他們可是號稱玻利維亞最好的中國餐館唷!

 

店名新香港餐廳(Chifa Restaurant New Hong Kong

營業時間全年無休中午12:00~14:00, 晚上18:00~22:30

地址Calle San Alberto No. 242 (Calle BolivarCalle Avaroa之間), Sucre, Bolivia

電話:(4644177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kris 的頭像
hankris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