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nce shot-12

親愛的媽咪和老爸,

我今天終於明白您們對我的包容和寬待。世界上,沒有人會比您們對我更好了。原諒我小時候的不懂事,每次都會做出一些很奇怪的事情讓您們傷腦筋。謝謝您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我。

謝謝,謝謝。

今天,發生了一些事讓我深深的感受到您們的愛,雖然您們就在電話的那一頭,但是還是要在這裡跟您們說,我愛你們,永遠,永遠。

讓我從頭說起。


您們也知道,從小,我就不喜歡吃米飯。媽媽也很愛告訴大家,「我餵她吃飯到小學畢業耶!」可是,其實自己也很無奈,米飯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滿清十大酷刑中的最殘忍的虐待,但是偏偏生在臺灣,不吃飯?那要吃啥?更糟糕的是,我不吃的東西很多。

例如,冰過的水果,任何一種蔥,韭菜,大蒜,鳳梨,煮過的水果,條狀意大利麵,碎肉,肉丸子,球芽甘藍(Brussels Sprouts),只要是淡綠色的蔬菜我都不太喜歡。

因為味覺敏感,只要是有一點點的鳳梨汁摻雜在果汁裡,我不但喝的出來,還可以告訴你,是不是用新鮮或是濃縮果汁泡的。只要是有一塊洋蔥在醬汁裡,整盤麵,還給媽咪,外加一句,「媽,我要吃泡麵。」。冰過的水果,會有冰箱裡的魚味,鳳梨吃了會割舌頭,碎肉沒有嚼勁,甘藍吃起來像吃草,自己認為不吃這些東西是有道理的,但是,在外人眼裡,我就是挑食,就是詭異。

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我也不記得了。不過,久而久之,媽媽似乎是拿我沒法子了,只好照著我的要求,煮些我肯吃的東西。有客人來訪時,我也注意到媽媽也會盡量煮些我愛吃的。要不然,就會先把炒好的青菜,放在一旁,再炒加入大蒜的另一盤。

滿滿的菜盤裡,有綠色的花椰菜,有鹵肉,有麵疙瘩,就是沒有飯。我開心的吃著特別為我準備的食物,也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了不起的。爸爸,姐姐和妹妹也很配合這種特別待遇。

從十二歲開始的習慣,總是比較難改。

今晚,我們自己家來了客人。

這是我第一次「請客」。

從睡醒開始,漢克就為了有人要來我們家烤肉這件事情異常的興奮,我也很開心會有朋友來訪。於是,我模擬著媽媽請客時的程序,一步一步的來。

在量販店採購食物的時候,考慮到了自己的懶惰,於是告知漢克,別買太多,因為確定要來的人,在那個時候,只有八個人。買多了,我也不會像媽媽一樣,用魔法把剩菜變佳肴,別浪費。但是東買買,西買買的,雞肉,豬肉,牛肉串,青椒,秋刀魚,一樣都少不了,我們還是扛了三大袋的食物往五樓爬。

邊爬邊想著非洲女人扛在頭頂的一大籃的食物,還有在非洲時,媽媽和爸爸邀請了五十個人來家中聚餐的場景,自己告訴自己,今晚的烤肉,根本就不算什麼。

從量販店回到家後,開始準備食材,從來沒碰過的生雞肉感覺不佳,魚的腥味實在是嗆,心裡還想著明天應該會打電話回家,告訴您,「阿母啊!我終於進了廚房!還摸了生肉耶!」媽媽應該會很驚訝才對。

我一邊開心的把金針菇一撮一撮的用鋁箔紙包起來,加上奶油,鹽巴和胡椒,就像媽媽每次烤肉時,一定會準備的,一邊跟我的美國朋友聊天。

還應漢克要求煮了一大鍋的玉米排骨湯!於是拿了另一個小鍋子,從十二人分的大鍋子裡,盛了一點湯,四五塊玉米,和三塊排骨,放在角落給自己。因為,我知道,媽媽每次都沒吃到什麼,所以等一下我也一定沒辦法好好吃東西,沒關係,有湯就好了,晚一點吃,無所謂。

客人比較重要。

原來長大是這個感覺。

經歷了一個小時與火種,風和木炭的對抗後,客人一個個的出現,原本不確定要來的,都出現了。我開始擔心,食物可能會不夠,不過,還有一碗排骨湯等著我,讓客人吃飽比較重要,媽媽的話語在耳邊響起。

肉一片片的上架,金針菇也跟著排隊,青椒,肉串,一切看起來是這麼的完美。漢克雖然很想幫忙,但是,他老是把生肉擺在快好的肉片旁,讓我皺起了眉頭。

「我來就好,你去坐吧。」一開始,我是這麼說的。但是他還是很想幫忙,於是,另一片肉片,啪的一聲,摸到了快要好的豬肉片。

「我,來,就,好,了。這樣如果肉不新鮮,吃了會...」我慢慢的說這幾個字。

這次,他聽見了,於是離開,讓我繼續享受第一次當主廚的成就感。

滋滋的聲響此起彼落,金針菇好了。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把菇裝盤,擺在眾人面前。想像著讚美的聲音,誰說陳小芳不進廚房?這道奶油金針菇,一定會把眾人迷倒。

長大,就是毀滅的開始。

「啊,好鹹哦!」男客人說。

「嗯,這個味道太重了。」女客人接著說。

「對啊,我常常告訴她,她以後會得癌症。」漢克是第三炮。

「還好,我以為只有我覺得太鹹了。裡面加了什麼啊?」

   炮灰揮灑至陽臺的每個角落。

「有奶油跟鹽巴,和胡椒。」美國客人替我回答。

「你怎麼知道?」另一個客人問。

「因為我看著她做的啊!」美國客人解釋。

「那,你怎麼沒有阻止她?」話一說完,所有人哄堂大笑。

「是啊,我都跟Kris說,她是住海邊的。哈哈哈哈!」漢克跟著所有人取笑我。

唯一沒出聲的,還是那位美國朋友。

「Kris,我覺得真的很好吃,你要謝謝媽媽教你這道菜。」她用英文支持我。

後面還說了什麼,我不記得。因為,我根本就不想聽。自尊心,就這麼樣的,隨著微微秋風,散落到了五十公尺外的師大操場,應該還有一些飛到了遠處的101。

頭也不回,我繼續烤肉,雞腿,豆干,甜不辣。

從起床的早上十一點,到開始烤的晚上七點鐘,我只吃了一杯玉米片Fruit Loops。

「不好吃!」的反應在肚子裡起了作用,我,突然之間不餓了。也好,這樣就有更多食物給客人吃。

也還好我沒吃什麼,後面陸陸續續的來了幾個客人,雖然他們帶來了更多的食物,但是看著他們狼吞虎咽的吃著,還是擔心會不夠。

我靜靜的站在火燙的爐子邊,烤著一盤又一盤的肉,「好鹹哦!哈哈!對啊!會得癌症哦!哈哈哈」好像是回音,來來去去的,沒消失過。

「Kris,你要不要喝什麼?」美國客人悄悄的問我。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淚差一點就以煙薰的理由落下。還好,還有她。

「要,幫我拿可樂好嗎?」我忍住心中的感動看了她一眼。

她微笑,沒回答。

就這樣,一整個晚上過去了。

在客人的幫忙下,所有的食物以及垃圾迅速的整理完畢,也都集合到了廚房。滿山滿海的鍋碗瓢盤全都沾上了烤肉醬,但是我一點也不介意,洗碗,跟很多其它的事情比起來,倒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把客人哄到了客廳,不要他們繼續幫忙時,我的餘光,掃到了放在角落,讓我忍耐飢餓了整晚的那一個鍋子。

它,移動了。

我慢慢的打開鍋蓋。

空!

像是村裡有人去世時,教堂會響起的那一聲晚鐘。

希望落空的感覺,好殘忍。

忍住情緒,陪客人聊天了一會,看著時針越抵達十一。雖然大家都還在聊天,我想著明天還要起床的漢克,於是,起身到廚房,開始最後的程序。

大家也都很賞臉的接受我給的訊息,一一告別。

等所有人都走了,我馬上問漢克,「是你把鍋子裡的湯拿上去的嗎?」

「是啊,因為他們說很好吃。怎麼了?那是你留下來的嗎?」

這時我想起了一個朋友問的問題,「相愛的人之間會有心電感應嗎?沒有的話,是不夠相愛嗎?」

我還很認真的回答她,「久了,就會有了。」

照著個邏輯走的話,我跟漢克,還真的很沒有默契。

「這裡還有啊!你看!」他立刻拿出另一個鍋子。

又一次的掀起鍋蓋,湯,依舊是湯沒錯,只是,裡面加了我不吃的番茄。

莫名火熊熊的燃燒著,像極了剛剛被吹風機給扇紅的木炭一般,立刻提升到三級燙傷的溫度。

我忙了一整天,換來的是金針菇不好吃,薰了一整晚的眼睛紅腫,頭髮有烤肉味,湯裡有水果。

咕噥了一段給漢克聽,但是,在生氣的時候,我根本就沒辦法說出真正要表達的話。言不及義的鬧了一下脾氣,丟下一句,「睡吧,你明天還要上班。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一碗湯嗎?算了。我要洗澡了。」

唉,自己對自己嘆了一口氣,把湯放上爐子,等一會再把番茄給挑出來好了。

洗澡的時候,自己還在用老爸教導的方式反省,說話的口氣如何,是不是應該要換個方式說話?還是,生氣的原因不合理呢?

走出浴室,在擦頭髮時,聞到了濃濃的燒焦味!飛奔往廚房的方向,想要檢查剛剛啟動的廚餘機!不會吧,我的貴森森的廚餘機啊!一開門,煙霧彌漫了整個空間,看了看廚餘機,沒有煙啊?從哪裡來的?

完了,我的湯啊!它竟然在短短的十分鐘內,燒乾了。發黑的鍋子冒著一股焦味,趕緊把鍋子,連帶黏在鍋底的玉米丟進了洗碗槽,用水浸泡。

站在昏暗的廚房,嘩啦嘩啦的水聲,想起了媽媽每次請客都會留給我的食物,忍了一個晚上的眼淚,也跟著一滴,一滴的墜落。

就連喝湯這個願望都沒辦法達成。難怪,爸爸每一次見面,就提醒我一次,「有期待,就有失望」。

終於懂了。

世界上,不會有人比您們對我更好了。雖然我跟媽媽因為脾氣相像,常常吵架,但是我也知道我是三個裡面最會撒嬌的女兒。聽爸爸說,每次我打電話跟媽媽聊天,媽媽都會開心很久。於是,我常常利用「不會煮」這個理由,每煮一次,問一次媽媽的食譜。

其實,香菇雞湯我早就會了,電鍋怎麼用,我也很清楚,但是,如果不打電話告訴您,您可能也沒機會跟我說,「你長大了,自己會煮東西了,媽媽好開心哦!」

媽媽,今晚,我失寵了。沒有您,我連吃飯都有問題。

媽媽,我知道你會告訴我要再接再厲,不可以輕易的放棄,下次不要放這麼多鹽巴就好,可是,媽媽,煮飯好難,當一個女主人好難,好難。

從十六歲離開家裡念大學後,我就再也沒有跟您們一起住了,但是我總是很倔強的告訴您們,我很好,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需要,也不認為沒有您們的日子很難受。

再過一個月,我就要三十一歲了,竟然一直到現在,才發現媽媽一直以來沒有比較寵姐姐,或是妹妹。爸爸寵我,是從一出生我就知道的,但是媽媽,您一直以來,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來寵我,您最寵的孩子,是我,一直都是我。

我吃什麼,就煮什麼。家裡的每一個人,都得跟著我的習慣吃飯,不是一頓,兩頓,是二十年來,每一頓,都是這樣來的。鼻子不好,媽媽熬薑湯給我喝,為了讓我喝下那一碗碗辛辣的濃汁,還逼著姐姐和妹妹跟我一起喝。切好的水果,一定留一盤在桌上給我,不讓其他人吃。一回家,就是新鮮的蜆精伺候,半夜餓了,喊一聲,泡麵自動出現在眼前。冬天幫我準備熱水壺,好讓我上樓後,有熱開水可以喝,抱怨家裡太冷,爸爸馬上買暖爐。錢不夠用,沒關係,爸爸給。

您們用的是不同的方式在愛我啊!

我這個笨蛋傢伙,怎麼會這麼自私的認為自己不受到注意,沒有被愛?天啊,哪裡來的小孩子氣的女孩兒?

想到這裡,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個蠢蛋!什麼很成熟?根本就是黃毛丫頭一個!可惡!!!

是,我知道,他們說的都只是在開玩笑,但是詛咒我得癌症一點都不好笑。他們也不會知道我把手放進生肉的掙扎,他們不會知道我今天進了廚房用了多少的決心,做了多少的努力,他們不會知道我是個愛面子的人,他們不會知道我今天的表現值得鼓勵,他們不懂我為什麼這個不吃,那個不要,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因為,他們不認識我。

但是,您們兩個懂,對不對?

媽媽,您今天很驕傲嗎?我不但親手腌漬了肉,還煮了湯。這些對一般人來說很簡單的東西對我來說是放棄一種信念。從來不進廚房就是因為要逃避每天買菜,洗菜,挑菜,想新的菜色,然後還要站在廚房兩個小時,猶如苦行憎似的,日以繼夜的修行路途,對我來說,太辛苦。

而這個長久以來的規條,今晚,被我自己給破壞了。

得到的結果,只能用慘淡來形容。

我從來不在乎別人的讚美,因為,一般的標準在我身上,根本就不適用。

您們從來都不認為我會說英文有什麼了不起,一再再的提醒我要謙虛。

您們從來也不會因為我的薪水袋的厚度而開心,只有一再再的提醒我,要存錢,不要浪費。

您們從來不會因為我化了妝而告訴我,我很美,您們看見的是卸妝後,臉色黯然的那一面。芳芳啊,要多吃點,最近臉色不好哦!

您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我所犯下無可彌補的錯,您們只會驕傲的告訴鄰居,「我二女兒想寫書。而且,她從來不跟我拿錢哦!刺青?英文叫Tattoo好不好!沒什麼啊,她不殺人放火的,乖得很!」

想起我年輕時,常常因為懶惰,說好了要回家,但是終究沒有出現,真的很不應該。我實在是個糟糕的女兒。

您們總是為了我的火爆脾氣而在親戚面前保護我,解釋,幫忙打圓場,我還很不領情的說,沒家教的人,不是我。

媽咪啊,對不起。我這一生所犯下的錯,都是自己造成的,跟您一點關係都沒有。爸爸啊,對不起,我沒有念到博士,超越您的學歷,讓您失望了。

只有您們知道,我心中的那把尺是怎麼樣測量自己的,只有您們知道,我不是別人眼中看見的,只有您們知道,我努力過了。

真希望現在不是半夜三點,要不然,我就可以打電話跟您們撒嬌了。

我好想念您們,也好想聽聽您們說,「來吧,回家吧。有爸爸媽媽在,什麼都不用怕。」

也好想知道,您們如果今天在場,會為了我而驕傲嗎?媽媽,爸爸,我值得您們驕傲嗎?

夜深了,我知道不該熬夜。

我先睡了,明天,好令人期待,因為有您們。

愛您們,永遠,永遠的女兒,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笨星人
  • 好感人的一封信...
  • 謝謝你聽我發牢騷。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0 15:39 回覆

  • ISAISA的星星之光
  • 我的確沒有上plurk~

    媽媽真的很神奇
    我想媽媽的頭腦裡都有一本天書
    記載著關於孩子的一切鎖碎事務


    有媽媽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
  • Isa,
    Plurk上面有一個女生名字跟你一樣。害我以為她就是你,聊得還挺開心的哩!哈哈!

    是啊,如果沒有我媽,我看,我早就餓死在路邊了。

    :)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0 15:42 回覆

  • LULU
  • 親愛的Kris,

    這是我看過最感人的家書之一。妳直接又有勇氣,令尊令堂也有福氣,能夠知道子女的心意。

    當女主人真的不容易。我第一次有女主人身分的經驗相當糗。

    約莫晚間10點多,另一半同事們突然來按門鈴,原來是要給他生日驚喜。

    結果我穿著熱褲小背心,帶著濕漉漉頭髮應門。在驚嚇中尚未回魂好好招呼,客人們因男主人不在家而離開。

    比較難堪的是,聽說隔天他辦公事有這樣的戲謔:你從來不讓我們去你家是因為你家好亂啊~

    儘管另一半挺身回應:哪會?我覺得很整齊。亂的都是房東留下的舊家具。

    終究在他某次無心說溜嘴後,我這女主人,默默地背上中了一箭。

  • Lulu,

    唉,我懂那種感覺。希望我們從今天起,不會再中箭了。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0 15:41 回覆

  • 陳小蓮
  • 摸生肉爆炸勇敢的啦!
    加了水果的food我也不愛!(除了東試那家我們的愛店 哈)
    mom & dad are the best!!!!
  • Thanks babe, I knew that you would understand .

    Mom and Dad rock the world, man !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0 15:39 回覆

  • 阿潑
  • 昨日有事沒有向你討茶喝,沒想到你委屈了:)
    不過人的生命經驗知之節節太多,懂得家人的愛,是福。
    至於心電感應一事,我只能說,男人都是笨蛋。結束。
  • 唉,你也知道的,好多事情挑戰著我對人性的依賴。

    男人,畢竟也只是人罷了。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0 15:40 回覆

  • 悄悄話
  • hankris
  • 親愛的“我啦”,

    我真的猜不到你是誰,不過,不要在乎別人的觀感這種事情,還真的有點難。

    大多數的時間,我是可以承受別人對我的批評,但是如果這個人是我愛的人,家人,總是希望他們是會保護我的,不管是在公開場合或是私底下相處的時間。

    謝謝你,我會加油的。

    Kris
  • 旅行沒有終點的Echo
  • 別傷心!過一陣子對於廚房就越來越上手了.沒有來到法國前,我連炒菜都不會,現在連水餃皮都自己擀,雖然我不是你爸媽,不過我也很爲你感到驕傲喔!
  • merci beaucoup, mon amie. merci!

    je t'aime, je t'aime!

    (淚奔)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1 16:25 回覆

  • MandyXie430
  • 這篇家書真感人!!

    我是家裡嘴巴不甜的小孩,要是我媽有你這個女兒,肯定樂壞了,心裡都甜甜的。

    做菜其實多練習就會有一定的水準了,別難過了,每個人的優點與人生精彩的部份不同,你十幾年獨立又精彩的生活羨煞了多少人啊,至於,下廚這項...很容易惡補的啦>.<

    順帶一提,我兒子也很挑食,兩歲了也不肯吃飯粒喔,每次餵他吃飯都好像打戰,他好像在奮力擊退餵他吃砒霜的壞人,吃什麼都吐出來,唉,大家都怪我這個媽沒有好好養小孩,天曉得我有多少委屈,這孩子真的讓我很頭痛啊。
  • Mandy,

    辛苦你了,我知道家裡有個挑食的孩子有多麼傷腦筋。

    我到現在還是不愛吃米飯。看來,我跟你兒子很有默契啊!:)

    加油!哦,其實,我想你也應該知道這個,只是提醒你。我問過醫生,他說,挑食沒關係,只要營養夠了就好。給他吃馬鈴薯還是其它的食物代替,也可以。不過,我想,這個你應該是知道的。 :)不好意思,多嘴了!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2 05:43 回覆

  • vicky~*
  • 你好,kris,我是在中文部落格大賞那裡晃到你家,看了幾篇文,覺得很有意思,等我有空再把你的舊文給翻過一遍~^^~

    這篇家書我很喜歡,遊子也想我娘了,嗚嗚嗚~
    當女主人真的就是那樣,自己沒得吃沒關係,客人要吃飽才行,然後人家開始吃後還要仔細觀察表情,怕人家不喜歡,好累呀~還是上館子去比較實在!
  • Vicky,

    不好意思,竟然跳過了你的留言! Sorry!

    謝謝你!下次,我會讓自己吃飽,也讓客人吃飽的!:)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3 21:08 回覆

  • Pearl
  • Ya know, the guests should have been nicer about commenting on your cooking. It's not like you were obligated to do it. Plus everyone has different preferences on tastes.

    Your parents are adorable. I think your realization of their unconditional love is awesome. We as kids just don't always understand their way of love until later on.

    P.S. I'm a middle kid as well. I can totally relate to how you felt before.

  • Thanks Pearl,

    I was just a bit shocked at their "honesty". I don't do that when I go to other people's houses and so, I couldn't quite understand why they had done so.

    perhaps they thought it was really funny to laugh at me.

    oh well.

    It's always nice to have moral support from across the ocean. :)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3 14:49 回覆

  • 錫安媽媽
  • 每次看你的字,總是想,你該是個講義氣的朋友、有主見的女性、熱烈的情人與不安定的靈魂。但或許因為這兩年我升格當媽了,我不禁問自己,如果哪天我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女兒,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智慧或能力,做個領導與包容,永遠支持她、等她回家的媽媽?

    現在我終於知道你的媽媽了。
  • 錫安媽媽,

    其實,我自己也想過這個問題,我想如果自己的孩子像我這樣一定很傷腦筋。所以,我異常的佩服我媽媽和爸爸的毅力。還好有他們。

    謝謝你的留言,希望錫安不要跟我一樣啊!

    :)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3 22:08 回覆

  • money
  • 妳很棒!真的!
    因為妳有用心!
  • 謝謝你,Money。

    你不是漢克的老板吧。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3 22:26 回覆

  • Zion's Mom
  • Dear Kris,
    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喔!你是個很棒的女兒,我只希望自己有智慧能當這種女兒的娘。
    我希望錫安像你一樣聰明又有能力啊!
  • Zion’s Sweet Mama,

    我沒有誤會啦!我是真的認為自己是個難搞的傢伙!哈哈!

    雖然媽媽都很偉大,不過要我那個忙碌的媽媽來當錫安的媽媽,我看她也不見得可以勝任!

    聰明是不錯,不過像我這種”自認聰明“的,就不好了。

    不過,我希望錫安有一天會知道有你這個媽媽,實在是再幸運不過了!

    加油。

    你會參加頒獎典禮嗎?如果你會的話,一定要跟我說哦!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4 14:46 回覆

  • money
  • 呵呵
    不是喔
    只是一個喜歡妳的文章的讀者^^
  • Money,

    謝謝你。我也猜到了其實你不是。我是要騙你的第二個留言的啦!

    呵呵!

    Kris

    hankris 於 2008/10/24 22:59 回覆

  • 痞子孔他牽手
  • Dear Kirs,
    你真的很棒,
    我看了都很感動哪!

    我愛喝香菇雞湯,
    所以常煮,
    記得有次我煮香菇雞湯,
    痞子孔很認真的問我:
    你還會煮什麼其他的湯嗎?
    他的話狠狠傷了我,
    讓我開始認真考慮起各吃各的的可能性!
  • 哈哈。

    謝謝你的簡訊。我還有話說,可是,又想睡了。

    待會兒聊。。。

    Kris

    hankris 於 2008/11/04 07:38 回覆

  • Zion's Mom
  • 當然當然,我一定會去的。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可以打扮打扮,怎麼可以繼續在家當黃臉婆?

    See you there!
  • 悄悄話
  • catherina
  • 我哭了
    實在好感人呀~
    我居然這麼晚才知道你的部落格,還是從沙非,痞子婆那邊得知的。相遇太晚。還有我祝福妳早日康復我也希望可以多看到你的文章喔,如果有機會我也要跟你一起吃麻辣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