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ance shot-12

親愛的媽咪和老爸,

我今天終於明白您們對我的包容和寬待。世界上,沒有人會比您們對我更好了。原諒我小時候的不懂事,每次都會做出一些很奇怪的事情讓您們傷腦筋。謝謝您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我。

謝謝,謝謝。

今天,發生了一些事讓我深深的感受到您們的愛,雖然您們就在電話的那一頭,但是還是要在這裡跟您們說,我愛你們,永遠,永遠。

讓我從頭說起。


您們也知道,從小,我就不喜歡吃米飯。媽媽也很愛告訴大家,「我餵她吃飯到小學畢業耶!」可是,其實自己也很無奈,米飯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滿清十大酷刑中的最殘忍的虐待,但是偏偏生在臺灣,不吃飯?那要吃啥?更糟糕的是,我不吃的東西很多。

例如,冰過的水果,任何一種蔥,韭菜,大蒜,鳳梨,煮過的水果,條狀意大利麵,碎肉,肉丸子,球芽甘藍(Brussels Sprouts),只要是淡綠色的蔬菜我都不太喜歡。

因為味覺敏感,只要是有一點點的鳳梨汁摻雜在果汁裡,我不但喝的出來,還可以告訴你,是不是用新鮮或是濃縮果汁泡的。只要是有一塊洋蔥在醬汁裡,整盤麵,還給媽咪,外加一句,「媽,我要吃泡麵。」。冰過的水果,會有冰箱裡的魚味,鳳梨吃了會割舌頭,碎肉沒有嚼勁,甘藍吃起來像吃草,自己認為不吃這些東西是有道理的,但是,在外人眼裡,我就是挑食,就是詭異。

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我也不記得了。不過,久而久之,媽媽似乎是拿我沒法子了,只好照著我的要求,煮些我肯吃的東西。有客人來訪時,我也注意到媽媽也會盡量煮些我愛吃的。要不然,就會先把炒好的青菜,放在一旁,再炒加入大蒜的另一盤。

滿滿的菜盤裡,有綠色的花椰菜,有鹵肉,有麵疙瘩,就是沒有飯。我開心的吃著特別為我準備的食物,也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了不起的。爸爸,姐姐和妹妹也很配合這種特別待遇。

從十二歲開始的習慣,總是比較難改。

今晚,我們自己家來了客人。

這是我第一次「請客」。

從睡醒開始,漢克就為了有人要來我們家烤肉這件事情異常的興奮,我也很開心會有朋友來訪。於是,我模擬著媽媽請客時的程序,一步一步的來。

在量販店採購食物的時候,考慮到了自己的懶惰,於是告知漢克,別買太多,因為確定要來的人,在那個時候,只有八個人。買多了,我也不會像媽媽一樣,用魔法把剩菜變佳肴,別浪費。但是東買買,西買買的,雞肉,豬肉,牛肉串,青椒,秋刀魚,一樣都少不了,我們還是扛了三大袋的食物往五樓爬。

邊爬邊想著非洲女人扛在頭頂的一大籃的食物,還有在非洲時,媽媽和爸爸邀請了五十個人來家中聚餐的場景,自己告訴自己,今晚的烤肉,根本就不算什麼。

從量販店回到家後,開始準備食材,從來沒碰過的生雞肉感覺不佳,魚的腥味實在是嗆,心裡還想著明天應該會打電話回家,告訴您,「阿母啊!我終於進了廚房!還摸了生肉耶!」媽媽應該會很驚訝才對。

我一邊開心的把金針菇一撮一撮的用鋁箔紙包起來,加上奶油,鹽巴和胡椒,就像媽媽每次烤肉時,一定會準備的,一邊跟我的美國朋友聊天。

還應漢克要求煮了一大鍋的玉米排骨湯!於是拿了另一個小鍋子,從十二人分的大鍋子裡,盛了一點湯,四五塊玉米,和三塊排骨,放在角落給自己。因為,我知道,媽媽每次都沒吃到什麼,所以等一下我也一定沒辦法好好吃東西,沒關係,有湯就好了,晚一點吃,無所謂。

客人比較重要。

原來長大是這個感覺。

經歷了一個小時與火種,風和木炭的對抗後,客人一個個的出現,原本不確定要來的,都出現了。我開始擔心,食物可能會不夠,不過,還有一碗排骨湯等著我,讓客人吃飽比較重要,媽媽的話語在耳邊響起。

肉一片片的上架,金針菇也跟著排隊,青椒,肉串,一切看起來是這麼的完美。漢克雖然很想幫忙,但是,他老是把生肉擺在快好的肉片旁,讓我皺起了眉頭。

「我來就好,你去坐吧。」一開始,我是這麼說的。但是他還是很想幫忙,於是,另一片肉片,啪的一聲,摸到了快要好的豬肉片。

「我,來,就,好,了。這樣如果肉不新鮮,吃了會...」我慢慢的說這幾個字。

這次,他聽見了,於是離開,讓我繼續享受第一次當主廚的成就感。

滋滋的聲響此起彼落,金針菇好了。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把菇裝盤,擺在眾人面前。想像著讚美的聲音,誰說陳小芳不進廚房?這道奶油金針菇,一定會把眾人迷倒。

長大,就是毀滅的開始。

「啊,好鹹哦!」男客人說。

「嗯,這個味道太重了。」女客人接著說。

「對啊,我常常告訴她,她以後會得癌症。」漢克是第三炮。

「還好,我以為只有我覺得太鹹了。裡面加了什麼啊?」

   炮灰揮灑至陽臺的每個角落。

「有奶油跟鹽巴,和胡椒。」美國客人替我回答。

「你怎麼知道?」另一個客人問。

「因為我看著她做的啊!」美國客人解釋。

「那,你怎麼沒有阻止她?」話一說完,所有人哄堂大笑。

「是啊,我都跟Kris說,她是住海邊的。哈哈哈哈!」漢克跟著所有人取笑我。

唯一沒出聲的,還是那位美國朋友。

「Kris,我覺得真的很好吃,你要謝謝媽媽教你這道菜。」她用英文支持我。

後面還說了什麼,我不記得。因為,我根本就不想聽。自尊心,就這麼樣的,隨著微微秋風,散落到了五十公尺外的師大操場,應該還有一些飛到了遠處的101。

頭也不回,我繼續烤肉,雞腿,豆干,甜不辣。

從起床的早上十一點,到開始烤的晚上七點鐘,我只吃了一杯玉米片Fruit Loops。

「不好吃!」的反應在肚子裡起了作用,我,突然之間不餓了。也好,這樣就有更多食物給客人吃。

也還好我沒吃什麼,後面陸陸續續的來了幾個客人,雖然他們帶來了更多的食物,但是看著他們狼吞虎咽的吃著,還是擔心會不夠。

我靜靜的站在火燙的爐子邊,烤著一盤又一盤的肉,「好鹹哦!哈哈!對啊!會得癌症哦!哈哈哈」好像是回音,來來去去的,沒消失過。

「Kris,你要不要喝什麼?」美國客人悄悄的問我。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淚差一點就以煙薰的理由落下。還好,還有她。

「要,幫我拿可樂好嗎?」我忍住心中的感動看了她一眼。

她微笑,沒回答。

就這樣,一整個晚上過去了。

在客人的幫忙下,所有的食物以及垃圾迅速的整理完畢,也都集合到了廚房。滿山滿海的鍋碗瓢盤全都沾上了烤肉醬,但是我一點也不介意,洗碗,跟很多其它的事情比起來,倒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把客人哄到了客廳,不要他們繼續幫忙時,我的餘光,掃到了放在角落,讓我忍耐飢餓了整晚的那一個鍋子。

它,移動了。

我慢慢的打開鍋蓋。

空!

像是村裡有人去世時,教堂會響起的那一聲晚鐘。

希望落空的感覺,好殘忍。

忍住情緒,陪客人聊天了一會,看著時針越抵達十一。雖然大家都還在聊天,我想著明天還要起床的漢克,於是,起身到廚房,開始最後的程序。

大家也都很賞臉的接受我給的訊息,一一告別。

等所有人都走了,我馬上問漢克,「是你把鍋子裡的湯拿上去的嗎?」

「是啊,因為他們說很好吃。怎麼了?那是你留下來的嗎?」

這時我想起了一個朋友問的問題,「相愛的人之間會有心電感應嗎?沒有的話,是不夠相愛嗎?」

我還很認真的回答她,「久了,就會有了。」

照著個邏輯走的話,我跟漢克,還真的很沒有默契。

「這裡還有啊!你看!」他立刻拿出另一個鍋子。

又一次的掀起鍋蓋,湯,依舊是湯沒錯,只是,裡面加了我不吃的番茄。

莫名火熊熊的燃燒著,像極了剛剛被吹風機給扇紅的木炭一般,立刻提升到三級燙傷的溫度。

我忙了一整天,換來的是金針菇不好吃,薰了一整晚的眼睛紅腫,頭髮有烤肉味,湯裡有水果。

咕噥了一段給漢克聽,但是,在生氣的時候,我根本就沒辦法說出真正要表達的話。言不及義的鬧了一下脾氣,丟下一句,「睡吧,你明天還要上班。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一碗湯嗎?算了。我要洗澡了。」

唉,自己對自己嘆了一口氣,把湯放上爐子,等一會再把番茄給挑出來好了。

洗澡的時候,自己還在用老爸教導的方式反省,說話的口氣如何,是不是應該要換個方式說話?還是,生氣的原因不合理呢?

走出浴室,在擦頭髮時,聞到了濃濃的燒焦味!飛奔往廚房的方向,想要檢查剛剛啟動的廚餘機!不會吧,我的貴森森的廚餘機啊!一開門,煙霧彌漫了整個空間,看了看廚餘機,沒有煙啊?從哪裡來的?

完了,我的湯啊!它竟然在短短的十分鐘內,燒乾了。發黑的鍋子冒著一股焦味,趕緊把鍋子,連帶黏在鍋底的玉米丟進了洗碗槽,用水浸泡。

站在昏暗的廚房,嘩啦嘩啦的水聲,想起了媽媽每次請客都會留給我的食物,忍了一個晚上的眼淚,也跟著一滴,一滴的墜落。

就連喝湯這個願望都沒辦法達成。難怪,爸爸每一次見面,就提醒我一次,「有期待,就有失望」。

終於懂了。

世界上,不會有人比您們對我更好了。雖然我跟媽媽因為脾氣相像,常常吵架,但是我也知道我是三個裡面最會撒嬌的女兒。聽爸爸說,每次我打電話跟媽媽聊天,媽媽都會開心很久。於是,我常常利用「不會煮」這個理由,每煮一次,問一次媽媽的食譜。

其實,香菇雞湯我早就會了,電鍋怎麼用,我也很清楚,但是,如果不打電話告訴您,您可能也沒機會跟我說,「你長大了,自己會煮東西了,媽媽好開心哦!」

媽媽,今晚,我失寵了。沒有您,我連吃飯都有問題。

媽媽,我知道你會告訴我要再接再厲,不可以輕易的放棄,下次不要放這麼多鹽巴就好,可是,媽媽,煮飯好難,當一個女主人好難,好難。

從十六歲離開家裡念大學後,我就再也沒有跟您們一起住了,但是我總是很倔強的告訴您們,我很好,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需要,也不認為沒有您們的日子很難受。

再過一個月,我就要三十一歲了,竟然一直到現在,才發現媽媽一直以來沒有比較寵姐姐,或是妹妹。爸爸寵我,是從一出生我就知道的,但是媽媽,您一直以來,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來寵我,您最寵的孩子,是我,一直都是我。

我吃什麼,就煮什麼。家裡的每一個人,都得跟著我的習慣吃飯,不是一頓,兩頓,是二十年來,每一頓,都是這樣來的。鼻子不好,媽媽熬薑湯給我喝,為了讓我喝下那一碗碗辛辣的濃汁,還逼著姐姐和妹妹跟我一起喝。切好的水果,一定留一盤在桌上給我,不讓其他人吃。一回家,就是新鮮的蜆精伺候,半夜餓了,喊一聲,泡麵自動出現在眼前。冬天幫我準備熱水壺,好讓我上樓後,有熱開水可以喝,抱怨家裡太冷,爸爸馬上買暖爐。錢不夠用,沒關係,爸爸給。

您們用的是不同的方式在愛我啊!

我這個笨蛋傢伙,怎麼會這麼自私的認為自己不受到注意,沒有被愛?天啊,哪裡來的小孩子氣的女孩兒?

想到這裡,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個蠢蛋!什麼很成熟?根本就是黃毛丫頭一個!可惡!!!

是,我知道,他們說的都只是在開玩笑,但是詛咒我得癌症一點都不好笑。他們也不會知道我把手放進生肉的掙扎,他們不會知道我今天進了廚房用了多少的決心,做了多少的努力,他們不會知道我是個愛面子的人,他們不會知道我今天的表現值得鼓勵,他們不懂我為什麼這個不吃,那個不要,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因為,他們不認識我。

但是,您們兩個懂,對不對?

媽媽,您今天很驕傲嗎?我不但親手腌漬了肉,還煮了湯。這些對一般人來說很簡單的東西對我來說是放棄一種信念。從來不進廚房就是因為要逃避每天買菜,洗菜,挑菜,想新的菜色,然後還要站在廚房兩個小時,猶如苦行憎似的,日以繼夜的修行路途,對我來說,太辛苦。

而這個長久以來的規條,今晚,被我自己給破壞了。

得到的結果,只能用慘淡來形容。

我從來不在乎別人的讚美,因為,一般的標準在我身上,根本就不適用。

您們從來都不認為我會說英文有什麼了不起,一再再的提醒我要謙虛。

您們從來也不會因為我的薪水袋的厚度而開心,只有一再再的提醒我,要存錢,不要浪費。

您們從來不會因為我化了妝而告訴我,我很美,您們看見的是卸妝後,臉色黯然的那一面。芳芳啊,要多吃點,最近臉色不好哦!

您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我所犯下無可彌補的錯,您們只會驕傲的告訴鄰居,「我二女兒想寫書。而且,她從來不跟我拿錢哦!刺青?英文叫Tattoo好不好!沒什麼啊,她不殺人放火的,乖得很!」

想起我年輕時,常常因為懶惰,說好了要回家,但是終究沒有出現,真的很不應該。我實在是個糟糕的女兒。

您們總是為了我的火爆脾氣而在親戚面前保護我,解釋,幫忙打圓場,我還很不領情的說,沒家教的人,不是我。

媽咪啊,對不起。我這一生所犯下的錯,都是自己造成的,跟您一點關係都沒有。爸爸啊,對不起,我沒有念到博士,超越您的學歷,讓您失望了。

只有您們知道,我心中的那把尺是怎麼樣測量自己的,只有您們知道,我不是別人眼中看見的,只有您們知道,我努力過了。

真希望現在不是半夜三點,要不然,我就可以打電話跟您們撒嬌了。

我好想念您們,也好想聽聽您們說,「來吧,回家吧。有爸爸媽媽在,什麼都不用怕。」

也好想知道,您們如果今天在場,會為了我而驕傲嗎?媽媽,爸爸,我值得您們驕傲嗎?

夜深了,我知道不該熬夜。

我先睡了,明天,好令人期待,因為有您們。

愛您們,永遠,永遠的女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kris 的頭像
hankris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