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說寫出來的文章是經過大腦思考的,沒想到,還是出錯了。


草莓起司冰淇淋這篇文章裡提到,我應該更厚道一點,不能直接拒絕人家,應該要點頭答應,但是到底會不會出來喝酒,那就再說。


可是,我真的是那種聽到"改天出來吃飯"就會開始等電話的人,所以,我真的不願意這樣對別人,也不會輕易的和誰約吃飯啊,喝酒啊,這些場面話我真的說不出口。(這是不是也是某一種程度的『禍因為沒出聲而產生』啊?)不過這不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嗎?


我爸爸不止一次的告訴我,應該要更tactful,更...外交一點,更圓滑一點,可是,如果明明知道我不會去,我為什麼要跟人家說,好?這樣,會讓人家覺得我很有禮貌嗎?我是真的不懂其中的道理,不是在質疑場面話存在的必要性。



誠信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說到,就絕對要做到,所以,不輕易的答應邀約。Before I make a promise前,我也會很慎重的考慮自己的能力是否真的可以做到。


除了定時吃飯這件事我長期對漢克黃牛之外,我想目前,還沒有毀約過。


(漢克Sir, 我早上喝了兩杯Milo,中午吃微波爐便當,報告完畢,Sir。)


所以,我是真的不喝酒,就算女王真的找我去喝,我也真的會回絕,不是故意不給面子的。


每個人喝酒的理由不一樣,有的人是品酒,有的人是拼酒,我非常不喜歡第二種,對這種人也毫無好感。而通常這些人比較會相約在夜店碰面的朋友,也就是酒肉朋友,平常不見面,只在夜店見,對我來說,多一個沒好處,少一個也無謂。


如果真的是品酒,我沒有興趣,因為沒錢,喝不起好酒,而好酒在我身上,也真的是浪費,我喝不出來那一瓶是很貴的,那一瓶是便宜的。目前為止,我最愛的酒,是白色的紅酒,Sauvignon blanc,很便宜,在智利,一瓶只要五六百塊。但是,臺灣沒進口,也不會特地去找,要請我喝?人情啊,永遠還不了,所以,我寧願不要。


另外,品酒的人通常都很做作,我只上過三個月的品酒課,上完課發覺這種需要用溫文儒雅的特定修辭來形容酒的味道的事情,好難,所以放棄。


我不喝酒這件事,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大家都說,一看到我就認為我是那種喝酒很阿撒力,也很會喝的那種。


是啊,我曾經是。


不喝酒是因為過去不愉快的經驗累積成自己的習慣。也許很多人會覺得我的人生過的太認真,太嚴謹,太多原則,不過我很快樂。也希望大家看完後,了解我不喝酒不喝的很開心,各位就此放過我,別找我喝了!


1.       我喝酒,很沒有節制。喝,就要喝到醉,要不然,喝酒做啥?十四歲,在某次喝酒後,我跟埃及大使的對話讓我差一點把自己國家和美國乾爹乾媽的臉給丟光了。說了什麼?我真的沒臉說。


這是第一次喝到失憶。


2.       十五歲,某天醒過來,發現自己沒喝酒手會抖,警覺自己是個酒鬼,an alcoholic,不過還是繼續喝。


3.       十六歲回到臺灣後,發現臺灣的酒價太貴,沒錢喝,沒想到,十八歲當上dj這個喝酒不用錢的職務,也就繼續喝。


4.       十九歲生日那一晚,從任職的夜店的二樓,一路跌倒一樓,完全不記得。全身瘀青,加上小指頭骨折,被自家保全送到醫院,全店都知道,丟臉丟到家,決心戒酒。


結果,還是沒戒成。


這是第二次失憶。


5.       被一個我很愛的男人拋棄了,雖然和平分手,我還是很心痛,於是,喝酒澆愁。喝完了酒,我又失憶了。做過的事,說過的話不記得,醒來在醫院,他在床邊,看見了他眼中的憐憫沒有一毫克的愛意,我告訴自己:從此以後,我,陳小芳絕對不需要別人來可憐我,因為,我自認並不可恨。


這是第三次失憶,也是最後一次。


(事不過三,也是我的原則之一。)


6.       從那天起,徹底清醒,滴酒不沾。酒醒後,發現,每個有酒的地方,就會有人出糗,何必呢?我醒過來後,煩惱解決了多少?又了解了自己多少?每天在夜店上班,看著同樣的人,喝著同樣的酒,做同樣的蠢事,不斷的重複某個人生中的片段。在dj臺裡觀察喝酒的人群們,比跟他們一起起酒瘋更有趣。


7.       政治人物,外交官們,生意人等實在是辛苦,可是從清醒的角度看著他們在酒酣之際的勾心鬥角,讓我不再相信『酒後吐真言』這句話,人性,甚至懷疑世界上有沒有事實這個東西的存在。


8.       我愛開車,喝酒,就不能開車。身邊的朋友,dj界裡,就有好幾個酒後車禍的例子,開車,真的不能喝酒啊!很慶幸自己戒酒戒的早。


9.       久沒有喝酒後,每每飲酒,就連用聞的,也有可能會引起嚴重的酒疹,氣管發腫,沒辦法順利呼吸。醫生說,以前喝太多了,把身體給搞壞了,我一點也不意外,也不覺得可惜。


說 穿了,就是自己沒有控制酒精的能力。全世界喝酒的人們都一樣,都喜歡追酒,看到某個人停歇,就一定要跟他喝一杯,讓我招架不住,而對一個愛喝酒的人解釋我 不想多喝也不想喝醉,實在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在大家面前不喝,好像很不給面子,都已經出來,也要了個酒杯,我還有什麼理由說不喝?雖然我還是沒有強迫自己 喝,沒有違反自己的原則,但是,好像讓身邊的人對我很感冒,認為,我一點都不好玩。


Again, 我不意外,也不介意,真的是朋友,就不會逼我喝,就不會不找我出來。


久了也習慣了,也變的不太喜歡酒的味道。


看著那些靠酒尋開心的人們,有時候會羨慕,但是也有點慶幸,我並不需要酒帶給我放鬆的感覺,也不需要靠酒來拉近我和人之間的關係。我不需要酒精壯膽,因為如果連清醒的時候都沒有辦法做的事,喝醉了以後的勇氣,通常不會帶來什麼好下場。


我,靠的是調節自我的心境,而不是外在的catalyst。有時候,也很想跟著大家大喝特喝,可是找不到理由喝,為了開心?我不喝酒也可以玩的很開心。為了放鬆?一根煙就能解決了。


到底是為了什麼喝酒?我年輕的時候知道我為什麼而喝,但是喝了五年後,過去的理由不見了,阻止我喝酒的理由變多了,所以,也很自然而然的不喝了。


我這個人啊,就是脾氣拗。自以為是,找到一個我認同的理由後,就很難讓我放棄自己的原則來讓身邊的人"比較好過"一點。


不過,我還是蠻懷念那段日子的,一個人坐在陽臺,一杯威士忌,不加冰塊,配上剛烤好的海苔,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管,任由那潤滑的液汁從喉頭一路暖到胃裡,冬天的凌晨十二點,應該就是這樣過的。


也許是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孤單的感覺了,也許是因為我懂得如何享受孤單,酒,對我來說,只能延遲該有的感受,而不會淡化感受來臨的衝擊。也許是這樣吧。


我選擇勇敢的,清醒的,很雞巴的,很高傲的,很孤單的坐在角落,觀察別人五彩繽紛的酒色人生,面對自己的人生。


像我這樣,把一般人在一生當中可以喝的酒在五六年內喝完,不是一件好事,長大的太快就容易憤世嫉俗,但總比沒有學到教訓好。


某個電視臺曾經拿了兩瓶價格差很多的酒,給品酒專家喝。十個裡面只有一個喜歡比較貴的那一瓶酒。這個例子告訴我們,酒,還真的跟意見一樣,見人見智。


而酒,也跟所有的事情一樣,nothing to excess,too much of something is good for nothing。


And so I shall stop here. Writing too much gets into my head and it almost feels like I need a glass of whiskey right now.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manda
  • Sauvignon Blanco 就是白酒 不是白色的紅酒啦 :P

    我欣賞妳這種一就是一 二就是二的態度
    雖然這樣會給人難親近的感覺
    但是從妳對HANK的感情又可看出妳小女人的一面

    我總覺得 懂得直接拒絕別人是很好的一件事
    因為中國人就是太講情面
    導致很多時候表面上都不直接說清楚
    背後才在那邊閒言閒語一大堆
  • 也對,它就是白酒,不過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我喜歡的這個酒莊使用應該做成紅酒的葡萄來釀白酒,所以,味道特別不一樣。不過,我也有可能聽錯。

    謝謝你。

    一本來就是一,二也本來就是二,愛情,就是要溫馴,溫柔,誠實,敢做敢當。

    外國人的場面話也不比中國人少,不過,沒那麼嚴重就是了。

    我同意,背後閑言閑語這個行為實在是讓我很不屑。雖然有些話沒有辦法當面說,但是我通常不會在當事人不在場無法反駁的狀況下謾罵,如果我真的謾罵了,在他面前,我也會說一樣的話,一樣的口氣。

    不對就是不對啊!不過,做人好像要圓滑一點。

    可是,身邊的人好像沒辦法做到,因為,我最近又被捅了好幾刀。

    hankris 於 2008/09/04 00:33 回覆

  • 隨風
  • 我也是一樣,任何事情都是堅持事不過三.
    我向來是直話直說,從來不懂要說客套話或者假話...也使得我越來越跟不上現代的社會腳步.
    只好把自己隱藏在家裡.
    認識我的人都說: 天啊!沒想到這世界上還有妳種從來不作做的人耶!
    聽了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是檯舉我還是在諷刺我???
  • 不做作其實也有壞處,像我,人緣好像就沒有那麼好,但是,我也不是很在意。讓自己快樂就很難了,更何況是要身邊的人都快樂。

    是抬舉啦,是抬舉!!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9/09 12:14 回覆

  • pearl729
  • Hence the term "a sharp tongue" eh?

    I typically don't drink, either, because it doesn't do me any good. I used to drink socially, but stopped that all together at the beginning of 2006. Recently, I broke my own rule and drank twice - both times I was with very close friends, and both times only had very light stuff. The first time I was just a little buzzed, but the second time I got a huge headache from 1/3 glass of wine at my birthday party. That was the worst feeling and almost ruined my own party. So yeah, I don't care who asks me at what occasion, it ain't happenin' again!
  • Good for you! i'm glad that you stick to your guns like that.

    although it does make certain situations awkward, well, not for me, for others, i still want to stick to my principles and live my frigid little existence to the fullest.

    :)

    How's the weather in LA?

    Kris

    hankris 於 2008/09/09 12:16 回覆

  • jessye
  • 非常同意你的論點,是朋友的,就不會逼妳喝酒,也不會不找妳出來,大家開心的方式有很多種
  • 是啊,難怪我朋友不多。呵呵。

    自己快樂就好啦!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9/09 12:17 回覆

  • Amanda
  • 關於紅酒我也不是很有研究
    上週末幫我爸整理了他的酒窖
    他說三層的酒櫃剛好用來區分酒的價值
    最上層的最好 最下層的最差
    但是對我來說 那一整面牆對我來說不過都是一樣的酒瓶罷了
    我是完全不會分辨的

    不過關於妳說的用紅葡萄釀成的白酒
    我想有可能是蒸餾酒吧
    我在這邊坐月子就是用葡萄蒸餾出來的酒代替米酒的唷
    生完小孩身體強壯的很
    證明西方人的葡萄酒也不輸給我們台灣的米酒喔
  • 哦,聽起來好像還蠻好喝的樣子。有沒有什麼特定的品牌可以介紹啊?

    我超怕米酒,真希望生小孩不用經過坐月子這一道過程啊!!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9/12 11:40 回覆

  • Amanda
  • 我用來坐月子的蒸餾葡萄酒叫做 Pisco
    智利人很喜歡把 Pisco 加可樂當Cocktail喝 叫做 Piscola
    我本身不喝酒 但是我還滿喜歡吃麻油雞那類的食物 只是我會把酒味滾到蒸發掉
    所以我當初坐月子還滿愉快的
    順便貼上維基百科上面查詢PISCO的結果:

    Pisco (from Quechua: pisqu, little bird)[1] is a liquor distilled from grapes developed by the Spanish in the 16th century, and named after the city of Pisco,[2] of the Viceroyalty of Peru in an attempt to make an inexpensive version of the Spanish brandy called Orujo. In modern times, it continues to be produced in wine-producing regions of Chile and Peru. The drink is a widely consumed spirit in the nations of Bolivia, Chile and Peru. The right to produce and promote pisco has been the matter of legal disputes between Chile and Peru, both of which hold their most iconic cocktail to be the pisco sour.

    Pisco (from Quechua: pisqu, little bird)[1] is a liquor distilled from grapes developed by the Spanish in the 16th century, and named after the city of Pisco,[2] of the Viceroyalty of Peru in an attempt to make an inexpensive version of the Spanish brandy called Orujo. In modern times, it continues to be produced in wine-producing regions of Chile and Peru. The drink is a widely consumed spirit in the nations of Bolivia, Chile and Peru. The right to produce and promote pisco has been the matter of legal disputes between Chile and Peru, both of which hold their most iconic cocktail to be the pisco sour.

  • Pisco!!! 我喝過啊!原來是這個!

    謝謝你啦!我得想辦法進口個幾十瓶。嗯,可是,離坐月子的時間還很久,呵呵!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再次感謝你!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9/13 19:26 回覆

  • fanny
  • 哈~我也是重視誠信諾言的人,但也常把他人的「客套話」認真當作一回事的呆瓜。

    那麼我身邊的朋友應該都不是「真的朋友」囉~
    每次我say no這些朋友們卻老愛自行猜測「NO,其實另有弦外之音」、還要跟我爭論……
    我都已經溫柔且堅定的婉拒快一小時了,他們總是認定「理由不單純」,這些人的聽力是否正常?
    哎~搞得「佛也發火」,偏偏我這公認脾氣好的人只要一發火,更會被污名化,真的徹底被打敗 !
    最後淪落到哭泣的慘況

    看到你這麼堅定又樂觀,讓我又有信心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