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某天下去倒垃圾的時候,看見一位在做回收的婆婆。我手上提著兩個袋子,但是沒有可以給她回收的東西。於是,我繼續向前走。

 
沒想到,她竟然用力的拉住我的手,說,小姐,不要這樣,讓我做回收。我冷冷的看著她,告訴她,這是垃圾和廚餘。
 
她這才把手放開,讓我離開。
 
這件事情,讓我非常的生氣。因為她侵犯了我的私人空間,就算我手上有可以回收的垃圾,也並不代表我就一定得給她。怎麼可以這樣抓住我的手,而且,她站在那裡收垃圾,也不知道觸碰了什麼臟東西,這樣用力拉扯,我實在是很受不了。
 
是啊,道義上,我好像應該原諒她,也許她真的需要這筆錢,但是,也沒必要拉我的手啊。
 
害我現在很不喜歡下去倒垃圾。我本來就不喜歡做的事情,被她這樣一搞,讓我更不想要面對她。不把可以回收的垃圾給她,也不對,也許可以幫助她的生活,可是又會讓我自己生氣。
 

2.      普渡法會是一年一度的盛會,我懂。可是如果把一個單行道給封住,然後燃燒紙錢,再用擴音器大聲的誦經,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合理。

 
萬一引起火災,誰要負責?沒有出口的單行道巷子,就算經過申請也不應該允許被封路。
 
如果真的是誠心誠意的祈禱,就算是小小聲的說,神也應該聽的見吧。
 
一通電話打到警察局,一通到環保局,解決了這個問題,但是這樣,算不算是褻瀆?
 
還是我應該像爸爸說的要更有慈悲心,讓他們誦經到天明?
 

3.      某個電視臺的白人記者到了北京的市集後,一一拜訪小吃攤,一次次的剪鏡,他的臉上的厭惡越來越明顯。站在繁華的街道上,給了個結論:這裡,我找不到可以吃的,我想,還是吃比薩好了。

 

俗話說得好,入境隨俗。Do as the Romans do. 誰都沒有權利批評其它國家的文化。

 
吃狗肉,吃睪丸,吃馬肉…這些都是見人見智的行為。
 
這個世界上早就沒有絕對的絕對,除了愛。
 

在Texas USA和Calgary Canada,有一道非常有名的菜叫做prairie oysters- 炸牛睪丸,和番茄醬一起食用。

 
在西班牙,把鬥牛賽時死亡的牛睪丸做菜,是冠軍擁有的特權。
 
在法國某些城鎮,馬肉是不可多得的佳肴。
 
在韓國,吃狗肉是帶給老人家元氣過冬天的補品。
 
不管你覺得這些是噁心的行為,還是用嗤之以鼻的態度來看待它們,都可以,但是從新聞記者的角度來看,不能主觀,只能客觀,只能用介紹的方式,不能加入自我的觀點。
 
實在是很不專業。
 
野蠻?西方國家自我優越感,才叫做野蠻。
 

4.      拿國旗沒有什麼不對,愛國更沒有不對,只是,方法錯了。大肆宣揚自己會鬧場,然後再保證不會,這,連我都不相信。

 
如果因為這樣的鬧場而讓中華臺北、臺灣隊,無法參加以後的奧運會,這個責任,她、他擔得起嗎?
 
什麼叫對的方式?
 
刺青。
 
有種,這麼愛國,就在自己臉上,身上刺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如果他們以你的刺青不符合規定而不讓你進入某個場地,某個國家,這才會引起社會甚至是世界的注意吧。
 
愛國,不是口中嚷嚷就是愛國。是替國家做些有益的事,正面的宣傳,不要引起紛爭,才叫愛國,不是嗎?
 
說焦點不知道為什麼是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那個剛打敗世界第六,沒有教練員陪伴的網球小將。Well, 因為開記者會的是你啊!如果真的想要替他說話,那就請替他說些話,別再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了。
 
請大聲地說,不要再問我的事了,請多多關心我們的運動員。
 
大陸的行為,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她的心態,令人揣測。
 

5.      意識形態作祟實在是一件很讓人頭疼的一件事。臺灣郵政,沒有什麼不對,為什麼要改回來?這就是無聊,浪費錢。

 
為什麼國營事業名稱輪不到我們決定?中華郵政有比臺灣郵政來的正確嗎?我不這麼認為。
 
那如果下一次是民進黨黨員當總統,那是不是又要再改一次?
 

6.      文言文要從課本裡廢除,像念西洋文學的不用唸莎士比亞或是希臘悲劇一樣的可笑。文言文是中華文化之基礎,如果要廢除,那我們乾脆連成語,繁體中文一起廢除,當大陸人好了。

 

7.      臺灣,中華民國,外國人會把我們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搞混的,都是對國際情勢沒什麼研究的,也通常沒什麼分量。

 
臺灣,是我們的“省名”,國號是中華民國。把自己的省份,要變成國號,應該要透過公投。
 
如果我們的政府真的有guts,那就該辦公投,改國號。
 
而不是把軍購問題,這個需要專業知識的理解才能判斷的題目丟給我們。
 
再說,軍購這件事情沒有大家想像中這麼困難。錢給誰賺,這才是問題所在。是給美國呢?還是法國?還是俄羅斯?
 
軍火販賣是世界上最大的黑道組織,而這個組織專門跟政府打交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臺灣對我來說,就是個獨立,自主,民主的國家。
 
我的血液裡,流著五千年的跨時代,困苦的從製造業起家的亞洲奇跡,而對岸,是個還沒長大的有錢人家小孩。
 
我沒有辦法跟她硬碰硬,但是,我從其它地方發展。
 
沒有臺灣,就沒有電腦。
 
這一點,雖然我沒參與,但是,令我無比驕傲。
 
8. 看著奧運選手們,跳進水裡,奮力的往前游,讓我想起了過去比賽的那種興奮的心情。
 
完全聽不見岸邊教練們的呼喊,毫無意識的不停吸氣,吐氣,吸氣,吐氣,雙手碰觸終點墻時,終於回到原點的那一刻,迫不及待的跳出水面,用力的呼吸,讓雙肺充滿了空氣後的飽和,是一切努力的回報。
 
          真後悔,在大學時代,拒絕了參加校隊的機會。原因有二,一. 我懶惰。二.媽媽說我的肩膀已經比老爸還寬了,從背後看,完全看不出來是個女人。
 
雖然一定沒辦法參加奧運,但是,如果能拿個大專盃的金牌,好像也還不賴。
 
        懶惰真的是人性最大的敵人啊!
 
9、 昨晚的羽球比賽,裁判明顯的對地主國禮遇。明明球是落在界內,結果判決在界外。結果,中華臺北雙打以兩分之差,輸了。
 
        媽的。
 
10. 民視的主播看著選手們跳入水中,順口說出了“哦哦,有選手偷跑,所以再跳水一次。”
 
我愣住了。明明是仰式的比賽,當然要先下水,有誰從跳板跳下後,游仰式的?
 
亂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kris 的頭像
hankris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