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9 Tue 2008 21:43
  • 懊男

IMG_2944
(Taken by Kris in Cambodia. 希望懊男有一天可以像他一樣的開懷大笑!)


 
為了保護當事人,我們就叫他,「懊悔不已的男人」,簡稱「懊男」。
 
從我一坐定位,我就在等待懊男的到來,遠遠的就看他往我和漢克這一桌走來。
 
從認識這位懊男時,就聽說了他的戀愛史。在大學時代,他們班上有許多班對,懊男也跟班上一位同學非常的要好。連她出國念書,他都沒放棄,一直到她學成歸國後,才分手。確切原因,不知道,我也沒問。
 
「懊男,跟我坐,好不好?因為,其他人我都不認識。」我央求著。
「好啊。」他包包一放,開始了他們的回憶之旅,到處去跟朋友們打招呼,update最近的狀況,我在一旁觀望著。跟陌生人打交道實在是我的Achilles’ heel,我也只好呆坐,等待典禮開始。
 
專業司儀的聲音從speaker裡傳出,「請大家就位,婚禮即將要開始了。」
於是,懊男坐了下來,漢克不見人影。
 
「怎麼了?今天愁眉苦臉的?」我看他一直皺著眉頭。
「今天,她會來。」
「哦。」
「帶著她的男朋友來。」
「你啊,該做個了結了。You need closure.有結束,才會有開始。」
「我有女朋友了。」
「這不一樣,你對你女朋友的感情沒有像對她這麼深吧。」
…」
「對不起,我沒有批評的意思,不過以我過去的經驗,如果你沒有告訴她你真正的想法,她的陰影會一直存在著。」
 
懊男點點頭,開始喝酒。隨著一杯杯的酒,他的眼神越來越散漫。
 
「啊,她來了。你要不要跟我換位置?所以你不用抬頭就見到她?」我趕緊跟他說。
「呵呵,沒關係啦。都這麼久以前的事了。」他的眼睛紅了。
 
原本很多話的我,這個時候,找不到好的話題來叉開他的注意力,只好跟著他的眼神,望穿秋水般地看著對桌那對看似幸福的情侶。
 
這時,新人們跟著音樂緩緩入場,兩個人滿臉的幸福,看得出來,他們的愛有很多很多。
 
新娘子的手被爸爸緊緊地握著,然後到了定點,她的手交給了新郎,這一段實在是很感人,雖然音樂實在是很芭樂,我還是掉下了眼淚。
 
轉頭看看懊男,酒杯又空了。每上一道菜,桌上的紅酒瓶就輕了一點。我忙著看新人們準備的影片,一邊幫懊男拿酒,不斷的鼓勵他要有勇氣面對自己的感情,就這麼樣的,新人們忙著敬酒,換衣服的,三個小時的時間,在一段段影片中來到了尾聲。
 
懊男還是沒能跟她說上話。
 
「沒關係啊,就算不是今天,你也應該要把她約出來,聊個天什麼的。要不然,你真的會走不出來。」
「我…」
他撲倒在桌上,開始啜泣。我快快揮手叫漢克回來,要他安慰懊男。看著他不停的眼淚,換我開始懊悔。是不是我把他逼到墻角了?別人的感情問題,我沒必要多嘴。真是的,我不斷的暗聲罵自己。
 
「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叫你去跟她說話的。」
「沒事,只是,我,沒有勇氣。」
說完,他又開始哭了。
 
看著他哭,我也開始難過了起來。
 
「我去洗手間。」我快快的逃離犯罪現場。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想起剛剛新娘跟爸爸的那一個擁抱,我也開始流淚。
 
擦乾眼淚後,我回到餐桌上,拍拍他的肩膀,沒再說話。
 
他沒有說出口的愛就算說了也要不回來,但是沒說出口,總是遺憾。
 
我從來都沒有這樣過,為了過去的感情而掉淚。很多朋友說,我太無情。可是,沒有了愛,任何一種形式的接觸對我來說都是多餘。
 
我也會刻意回避可能會見到他們的場合,不過還好,過去的感情大多數都是長距離戀情,平常要看到他們就很難了,更何況是分手後。
 
看著他抖動著的肩膀,不禁為他那個沒出席的神秘女朋友惋惜,這個男人雖然是個好人但是根本就還沒有做好談戀愛的準備,就被漩渦給捲進去了。
 
我很主觀的要求他去做個了結,因為從身邊的例子就不難發現,如果沒有結束,就不會有開始。
 
Closure是分手後很重要的一關。如果真的還愛著他/她,就想辦法挽留,如果對反拒絕,至少,你努力過了。如果不想挽回,或是沒有勇氣回去找她,那就要告訴自己,算了,他/她沒看見我的好,感受不到我的愛。
 
下一個會更好。
 

我雖然不同意Soul Mate這種概念,但是我覺得一個蘿蔔一個坑,這世界上這麼多人,一定還能找到一個願意接受你所有的人。

 
一定的。
 
別說自己太胖,太醜,太什麼的,這些都是藉口。街道上這麼多人,不是每個人都長得像林志玲或是金城武,但是滿街都是情侶,難道,他們都很帥?都很美?
 
並沒有,我覺得是心態問題。
 
在開始一段感情前,自己要做好準備,把心態和體態都調整到最佳狀態後,才有資格談戀愛。
 
加油,懊男,雖然這些話,我沒面對面的對你說,但是,你懂的,我希望。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yasmine
  • 我怎就找不到我的坑

    懊南,我懂你的苦,
    我也不懂愛
    到現在我還在心苦中,
    小芳是幸福的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