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303555_31611091_3267

(高二畢業照,臉最圓的那位,就是我。)


斷交了。心裡揪了那麼一下,馬上想到爸爸的反應會是如何,畢竟他曾經擔任臺灣駐馬拉威大使館武官之職,也跟我一樣對馬拉威有這不可分割的情感。對爸爸來說,它不只是一份工作,它也是我們陳家歷史之轉點。

小時候,爸爸不是在軍營裡就是軍校裡,一路從營長到上校,從軍校畢業生變成軍事碩士。後來老爸長期在臺北國防部工作和媽媽的大夜班護理長和白天工廠女工的兩份工作也沒都停過,兩個人對我來說都很陌生。一直到爸爸爭取到武官的職位,我們的家才慢慢的像一個家。

從老爸告知我們要到非洲的第一天起,我們的生活跟著起伏。先是要學英文,要買新衣服,要了解外交禮儀,如何大方對待客人,這跟我們小時候的困苦生活相較之下,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爸爸一步步的牽引我們,媽媽耐心的解說我們未來的工作,因為,我們不再是我們,我們三個小朋友代表的是中華民國的人民,所以,連電話上的我們都得要彬彬有禮。

到了馬拉威後,一轉眼,媽媽三不五時的穿著旗袍去參加雞尾酒會,跟當地的官夫人們social,有時還會介紹他們的老公給爸爸認識。老爸呢,則是在軍事及外交圈裡打轉,家裡常常會出現國防部長等重要人物和我們一起共進晚餐。三個女兒一個個的被訓練成外交武器,從認識餐前酒,餐後酒,紅酒白酒等,我們都得清楚的知道來幫爸爸和媽媽添點面子。三個黃毛丫頭麻雀變鳳凰的轉變,在馬拉威的家庭生活中一步步的成型。

我們從什麼都不懂得,到什麼都得懂。

但是,這條線,斷了。我替爸爸過去的努力感到心疼,想起他為了搜集更多的情報,每天得看從非洲各地訂來的五份報紙,每天定時到高爾夫球場報到,為的不是興趣,而是用非官方的方式來跟許多官員博感情。媽媽固定的邀請官夫人來我們家,教她們包水餃,做蔥油餅,還自掏腰包買了很多臺灣紀念品送給她們,為了也是替爸爸多做點面子。老爸擔任武官期間,邀請了很多軍方高官到臺灣訪問,但是臺灣方面卻興趣缺缺。報應吧,當時不理人家,現在,後悔了吧。

當然,這只是我從旁觀察到的一些芝麻小事,爸爸和媽媽的外交手段當然不只如此。我也沒爸爸的專業可以來評論斷交的來由。

我只是覺得,很可惜。真的很可惜,我還沒來得及寫下我們在那的故事,就跟它斷了線。雖然,以後辦簽證回去應該不會很難,但總覺得,少了那麼點親切感,畢竟,它,也曾經是我的家,我們陳家的家。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倫
  • 二姐 妳說的是對的 我已經做好選擇了 我放棄 好累 好累喔
  • 是哦,那誰會留在你身邊呢?小護士嗎?還是后里妹?

    快,告訴我!

    hankris 於 2008/01/15 12:17 回覆

  • 悄悄話
  • 陳小蓮
  • 想當初那些高官 都還指定要爸爸陪同回台灣哩..
  • Yeah, and we know what happened then, right? Suckers.

    K

    hankris 於 2008/01/17 01: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