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y
Kris in the Salt Lake, Uyuni, Bolivia
by Hank


第一天到達祕魯,就有了人生中的好多第一次。


第一次沒被當成當地人,心中暗笑,燦爛的很,第一次說英文沒人懂,獨自在街頭跟賣水的婆婆傻笑,第一次需要別人(也就是漢克)翻譯,所以,我也首度感受到須要幫助的感覺。從服裝打扮格格不入,到變成啞巴,重新體會正港外國人的心情。於是到了庫斯科(Cusco, Peru)馬上哀求漢克讓我上西班牙文課。


上課的第三天,發生了另一個第一次,對個陌生人發脾氣。老師開始介紹這位同學時,說她是來旁聽的,我也沒太注意她,看得出來是亞洲人外,對她沒啥特別的感覺。沒想到,五分鐘後,她開始用英文自我介紹,帶點北京口音,但英文說得不錯。這個陌生人來自對岸的那一頭,目前在舊金山念書,在智利被搶等等跟課堂毫無關係的漫聊著。心想,我們在上課,你在旁聽,吵什麼吵?要是沒人阻止她,可能連她祖宗十八代都會扯出來,於是在其他同學眼神鼓勵下,我開口說話了。

「現在是我們的上課時間,可不可以繼續呢?」我委婉地說。

課上了五分鐘,她大小姐舉手發問。

「如果你不知道名詞的屬性,是不是就用雄性來帶過呢?」她很認真地問老師。

老師也很認真的回答,「沒這回事,一定要知道。」

「可是如果,真的不知道呢?」她不放棄地繼續追問。


在老師回答前,我回過頭,用一貫冷冷的態度和流氓般的眼神,開槍掃射地用英文回答:「如果你不知道英文的過去分詞,那是不是都在動詞後面加“ed” 就好了呢?沒這回事。為什麼會有這種沒有頭腦的問題呢?我們在上課,請你有問題的話,禮拜一在你的課堂問你的老師好嗎?」


霹靂啪拉地說了一大串後,她似乎沒有發現同學們對她投射一樣的眼光,對我的感謝在眼眶裡打轉,但是她安靜了下來。

老師也繼續解釋西文「問句」的造句法。

這位來自對岸和舊金山的同胞的手在我背後,默默地,哀怨地,慢慢舉起,我才注意到對面英國同學的嘆氣聲,我抬起頭看他時,又聽到了這輩子第一次很想揍的聲音。

「老師,我被搶,西班牙文要怎麼說啊?」她又開始了。

我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問道:「老師,『你很吵』的西班牙文怎麼說啊?」同學們紛紛大笑,以色列同學甚至拍手叫好。這個第一次,是我當老師這麼多年後的第一次,瞭解到「朽木不可雕也」是什麼意思。

老師忍住笑意,正經地告訴她,「我們禮拜一再來談這個吧。」

我的兇悍,在下課休息時間,在老師之間傳開了來。第二天去上課時,兩三位老師跑來跟我聊天,說我很有勇氣,為臺灣爭光。我這才發現,大事不妙,我是不是替臺灣做了最壞的外交?虧我還是外交官之女,完了,這事如果傳到老爸耳裡,應該會很失望吧!

「沒關係啦,」耶穌(Jesus)老師說,「你說的英文啊,任誰都會認為你是美國人,她應該也不例外。哈哈哈!你真的很有guts!」


我只好暗自安慰自己可以假裝是外國人。


一周後,我們就快快逃離這個學校,避免跟她來個國對國的戰爭。*註1


不過就是因為才學了一個禮拜,我還是什麼都聽不懂,所以我們到了玻利維亞蘇魁(Sucre, Bolivia)後,繼續上課。

女老師大我一歲,留著長髮的她,臉上有顆不可忽視的痣。第一天上課,她很好奇的問了一大堆有關於台灣的問題,我們是她見過的第一個台灣人。(事實上,很多人都說過這句話,漢克可驕傲的!)於是我們開始了人生中另一個挑戰,像發現新大陸般地,我們看見了西班牙文猶如吳哥窟般的占地寬廣,所有的廟宇都很不一樣,又都看起來很像,在這些大同小異中,轉個彎又有決然不同的感受,世界真廣闊,西班牙文真難懂。


在學習上最困難的就是它那五百種動詞變化,想起高中苦背法文動詞變化時的場景*註2,就頭疼不已。跟法文有得拼的西班牙文除了大家熟悉的現在式,現在進行式,未來式等等外,它還有假設性語氣,假設性語氣內又分為,現在式,現在進行式,未來式,已經發生的,還有還未發生的。在這所有的文法裡,每一個人稱都有自己的動詞變化,有些動詞變化又跟過去式很像,有些跟未來式很像,差了一個字母就差很多的時態變化實在是不知要從何學起。英文相較之下,簡單多了。


發音,到是這個語言最簡單的部分,不過,常常讓我臉紅,這輩子還沒說過這麼多髒話。


以下字詞,請用台語發音默默的在心中唸,切記,請勿大聲說出來!


La Lampala:檯燈
¿dondé está la lampala?
正確翻譯:檯燈在那裡?
小芳翻譯:懶趴啦在那裡?


Durante: 在...期間/跟英文的during一樣

¿Que paso durante todo este tiempo?
正確翻譯: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
小芳翻譯:肚爛帖發生了什麼事?


Chivay:雞排,在祕魯(地名)

Voy a ir a Chivay.
正確翻譯: 我要去雞排.
這就不用翻譯了吧...我怎麼好說出口?

Niña:女孩
Soy una niña.
正確翻譯: 我是個女生.
小芳翻譯: 我是你娘.


最經典的來了,我第一次聽到時真的嚇了一大跳,心想,是不是漢克私下教老師的。


Cariño:親愛的
Cariño, ven aca.
正確翻譯: 親愛的,過來.
小芳翻譯: 你娘, 過來.


連我的學生問我有沒有跟男朋友睡同一張床時,都可以很鎮定回答的我,


第一次,在課堂上臉紅了。


Kris


註1:請不要誤會,我對她的國家和人民都沒有什麼意見,我也不會無知的認為「同胞」就是如此,只是剛好碰到一個很不對頭的丫頭罷了。


註2:高中時,老師給我們的處罰就是罰寫,把法文所有的異常動詞變化寫出來。雖然我沒被罰過,但是看到同學們猙獰的表情就知道,這不是人幹的。(嗯…這算髒話嗎?)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阿敗
  • 我笑了

    哈哈哈
    我在電腦前大笑了5分鐘,不騙妳
    這真是工作時間最好的調劑!
  • 真的? 真高興,我的臉紅,帶給別人快樂 :)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1/05 06:23 回覆

  • 艾瑟斯
  • 呵呵呵

    你到哪裡都沒變耶!別人太過分還是會"幹譙"人喔~~哈哈哈!

    真有你的!
  • 你也知道,這社會缺乏了"正義感".哈哈哈!

    都是你啦!我在"幹譙"別人的時候,你跟凱莉都在旁邊搖旗吶喊!真懷念黎舍三朵花的日子啊!

    克李斯

    hankris 於 2008/01/05 06:41 回覆

  • 粉絲1號
  • 真有妳的

    哇哈哈
    粉絲1號*加碼崇拜妳
    Hank的心臟想必已被Kris訓練得強而有力


    *因為我是第一個自稱你們粉絲的人
  • 粉絲一號,
    也沒留個網址,還是伊妹兒之類的,那我出書的時候,找誰買啊?

    呵呵!

    感謝支持!Cariño,讓我們一起學西班牙文吧!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1/09 00:53 回覆

  • 波波馬麻
  • 我的家人即將去阿根廷工作,所以最近勤練西文,
    這篇後半我肯定要給她瞧瞧,真的好笑!
  • 見醜了。哈哈。我的三腳貓西班牙文還有許多進步的空間,你的家人應該會學得比我快吧。

    祝平安。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5/14 15:32 回覆

  • 隨風逐流的廷
  • 哈哈

    我那男朋友才好笑咧!
    一天他跑過來對我說: 奇怪,怎麼我的新進的機台會說"兩粒"

    因為我當時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就反問他: 啥咪"兩粒"

    只見他不好意思的說: 我也不知道機台說的那"兩粒" 是什麼.

    我只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跟他跑去看機台,
    原來,機台說的是: MUNDIAL(世界)

    因為說的太快了...他聽成了"兩粒"
  • 哈哈哈。這種笑話真的說也說不完。你在洪都拉斯過得好嗎?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5/14 15:32 回覆

  • girasolrika
  • 好親切~

    hola!以前唸過西文,看到這篇好親切呢~學那幾個字時常常會故意在外籍老師面前喊得特大聲, 莫名的爽快感!cariño我翻"嘎你扭", 還興沖沖問老師有沒有cariña, 可惜沒有這個字呀~哀~
  • 哈哈,我也問過同樣的問題!

    改天一起來用西班牙文聊天,復習一下啊!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5/22 11:02 回覆

  • AMANDA
  • 這種情況智利也很多
    智利的航空以前叫 LAN CHILE(爛智利)
    現在改成 LAN(爛)
    他們的會員卡叫做 LANPASS(.....我不好意思翻譯 請自行意會)

    這裡有個地名叫 LAMPA(.....)

    不過我之前在台灣上班的時候
    曾經收過一家廠商的發票
    他發票上面的地址居然是: 芝芭里芝芭路xxx號
    當時我跟公司的助理小妹實在笑到一個快翻過去!
  • 哈哈哈!有好笑到!哈哈哈!

    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6/27 20:09 回覆

  • Anne
  • 以前很認真學西文時台語不好,完全沒有任何聯想。現在台語變好了再來看妳寫的,覺得非常好笑。
    我要傳給我其它同學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