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m I looking for?
勞碌命的蔡漢克,到底在尋找什麼?
at Cusco, Peru.
by Hank

記得大一新生報到第一天,導師告訴大家我剛從非洲回到台灣。同學們紛紛發問,「你家後院有沒有獅子?還是老虎?」我皺著眉頭看了看這些大我兩三歲大學生,再回頭看看被同學誤認為混血兒大姐的媽媽,小聲地問她,同學們是在開玩笑嗎?媽媽忍住笑意,搖搖頭,細聲地回答,他們沒去過,怎麼知道呢?

我只好鼓起勇氣對著全班說,「我悶夾吼元沒有老壺,可志有hyena. 我只有災動物元看到大箱。」說完話,全場鴉雀無聲。我尷尬地轉過頭看媽媽求救,媽媽笑了出來。用客家話跟我說,你還是說英文吧,你的中文,連我都聽不太懂。
哦,原來。

只好透過導師翻譯,用英文簡單的介紹我在非洲的生活。

"We do have a front yard and a back yard in Africa. There are three helpers at the house, two security guards and two gardeners. I don't ride elephants to school but there are occasional appearances of wild animals. Tigers are not from Africa. Thank you for listening."

英譯:
我們家有前院和後院,三個僕人,兩個保鑣和兩個園丁。我不騎大象上課,但是偶爾會看到野生動物。老虎不是從非洲來的,謝謝大家。

(就這樣他們也沒聽懂,怎麼考上大學的啊?)

媽媽聽完後,大方地說,「我們家Kris很不會整理房間,請他的室友和同學多多幫忙。不好意思,我沒教好,太寵他了。」

根本就是在扯我後腿嘛!

不過,媽媽說得對。我們全家都很習慣有個管家跟在屁股後面,收這收那的,從來也不會覺得會不好意思。

所以,那天漢克一整天的行為都讓我覺得很困惑。

我跟漢克在阿根廷租的公寓,租金包含一週一次的打掃。從我們住進來後算起,漢克洗碗的次數是五根手指頭可以算得出來的。並不是在抱怨,我很樂意洗碗的。打掃,就真的不會。可是,看到平常沒在幫我忙的人,為了要來打掃的傭人而事先打掃的行為實在是讓我無法理解。

我還沒起床,就聽到水嘩啦嘩啦的聲音,努力睜開雙眼,看見穿著內褲的他在客廳和廚房來回收拾。

「你為什麼在洗碗啊?」我睡眼惺忪地問道。

「因為等一下他要來打掃啊!」

「可是請他來不就是要整理家裡的嗎?」

「是啦,可是總覺得不太好意思。」

「不好意思啥呀?這是他的工作啊!」

「可是,不知道,我就覺得不太好。」

這下可好,讓傭人洗碗就會不好意思,那讓我洗就不會?什麼邏輯啊?在非洲,如果管家看到媽媽在洗東西,馬上就會說,讓我來,媽媽也很樂意有人幫她,我們也對管家們的存在感到幸運。真的不懂漢克在不好意思什麼。

但是,為了漢克,我也只好把鑰匙交給傭人後,隨著他迅速逃離有冷氣的公寓,踏上阿根廷酷熱的鬧街。兩個小時後,實在是曬到快脫皮了,肚子也餓了,哀求漢克讓我回家吃麻辣鍋。

「可是她應該還沒整理完耶!」漢克面有菜色地說。

「這,不重要吧,我餓了比較重要吧!」

「哦。」聽得出來他的心不甘,情也不願。

我拖著哀怨的漢克,快步回家,沒想到我才拿出鑰匙,準備開門,他竟然一個箭步把我拉住,認真的跟我說,「按個門鈴吧,免得她嚇到了。」我瞪大的眼睛看著他,有沒有搞錯啊,這是我住的地方,還得按門鈴?我沒說話,但是還是按了門鈴。

進門後,漢克就躲在他的電腦螢幕後面,心想他應該在修照片吧,所以我也沒理他,大方地在客廳坐了下來,之後又起身把前天吃剩的火鍋拿出來加熱,打開電視,隨著電視裡的劇情笑得花枝亂顫。沒多久,我就幸福地在冷氣房裡,吃著從對岸來到阿根廷的麻辣鍋。吃到一半,抬頭看看在飯廳的漢克,還是沒什麼動靜。

「要不要我盛一碗給你啊?」我問。

「不要,等一下再說吧。」 漢克一反常態,十分地堅決。

我心想,應該是他還不餓吧,也就沒多說什麼。

半小時後,傭人終於打掃完畢,跟我們說再見離開,我也吃完我的辣辣鍋,心滿意足地坐到漢克面前,打開電腦準備寫作。只聽碰得一聲,他快速地往後退,我心想,身上沒那麼臭吧,有必要這樣躲我嗎?

只見漢克衝到廚房,碗盤亂飛地把火鍋料盛了一大碗,快速走到客廳沙發坐了下來,用吸的一樣把食物囫圇吞下。

「還好她這麼快就打掃完,要不然,我不知道要餓多久。」一邊吃,一邊用充滿食物的嘴巴解釋他的行為。

天啊!他竟然不敢在傭人面前吃飯!在繁華臺北長大的他,比我這在非洲長大的還不適應被服侍!我只能說,上天看我可憐,在非洲沒有電視可以看,所以讓我有富貴命,至於漢克呀,遲早會跟老翁蔡爸爸一樣。

只能說漢克和「害怕傭人在睡午覺而不敢按門鈴」的蔡爸爸如出一轍,勞碌命喔!

Kris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eafra001
  • 非洲人

    同學 fantastic blog. Thanks for sharing. Please keep writing. All the best for 2008. Keep in touch.
  • 呵呵,是啊,同為非洲人,我們應該把非洲文化發揚光大啊!

    I read yours too, by the way. :)

    Happy new year from Buenos Aires from a girl that lived in "The Warm Heart Of Africa."

    Kris

    hankris 於 2008/01/04 00:52 回覆

  • taikogirl
  • 美麗要來了!

    hello你們好, 第一次貼文. 我是公主的多年粉絲, 感覺好像是看hank長大的呢(不過我還很年輕)最近找公主的個人網站不成功, 無意中找到菜大爺的網站,愛屋及烏,看上了癮. 也成了你們的粉絲. 看你們兩個寫的東西看得好開心,看來菜大爺頗得公主的幽默因子遺傳, 小芳看起來好酷但文章真情流露(btw我也是核桃一族),我覺得你們是絕配,感情好好 很羨慕你們異地流浪的浪漫生活.

    看完這篇我心領神會地笑了! 我完全明白菜大爺的反應..不由得想到公主文章"美麗要來了"(公主迷會知道我在說什麼)..我想是"家教"使然吧。

    祝你們在異地 一切順利, 每天開心 :)
  • hello,
    看完了你的留言,心裡有無限的感觸。

    1.不過我沒看過“美麗要來了” (冒冷汗)。
    2.你真的看得很仔細 (流淚中),連“核桃”都知道!
    3.我們是絕配 (害羞臉紅)
    4.你笑了 (很開心)

    謝謝你的支持。您的留言是我們繼續寫的動力!:)

    又哭又笑的克里斯

    hankris 於 2008/01/13 06:23 回覆

  • dd
  • hi, i just found ur blog recently and start reading the stories/articles that you published. i got to say that my fiance, mike, is kinda similar to your hank...haha...by the way, hope you will get well soon.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