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st in Sucre, Bolivia
(人們走上街頭,爭取將首都從La Paz遷回Sucre, taken in Sucre, Bolivia by Hank)

這兩天看到英國BBC女記者在玻利維亞出車禍死亡的新聞,再度喚起我對玻利維亞的關切,我們離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玻國境內又發生了不少流血暴力衝突。

其實我一直想寫一篇有關於玻利維亞現狀的文章。

我們這趟旅程,在玻利維亞待了快三個月,一邊拜訪朋友,一邊學西班牙文,一邊欣賞絢麗的高原風光,玻國人大多熱情友善且誠實,我們在當地受到極好的對待。(延伸閱讀玻利維亞之「我愛處女」但這三個月內,玻國境內不斷發生各種示威遊行、罷工、與各式各樣的政治事件。

期間我們住在玻國的Sucre接近兩個月,也許是幸運吧,一切都很平靜,只有遇到一天和平罷工集會,聲討將首都從La Paz遷回Sucre。剛開始我還滿訝異玻國人民對政治的參與十分的熱衷,後來我才發現一切並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美好。

如果認真研究玻利維亞的經濟、政治,就會發現玻利維亞現在動盪的情勢並不單純,無法用單一原因來解釋,玻國的政治一路走來始終不平靜。你可以說是政治黨派的鬥爭,可以說是政府的腐化,整個局勢理應在一年多前民選新任原住民總統莫拉雷斯(Evo Morales)上台時開始好轉,但其實是愈來愈往下坡走,莫拉雷斯一上台就將石油天然氣收歸國有,將國家的經費撥給山區的城市興建道路、學校,保障中下階層與原住民(註1)的權益,另外推動修憲,對抗既得利益者的龐大勢力,要將玻國變成人民的國家,主張公投,看來將有一番改革的新氣象。

但在改革的同時,他也撩起了原住民/非原住民的種族對立,加上玻國長期以來的首都之爭,反對派領袖趁勢舉旗而討,說他修憲其實是要學委內瑞拉的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將自己的權利擴大,一副要將莫拉雷斯搞下台的樣子。

20071026-IMG_6933.jpg
身著傳統服飾的原住民領袖,在台上以麥克風高喊「將首都遷回Sucre」
taken in Sucre, Bolivia by Hank



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很熟悉?「搬遷首都」、「種族對立」、「修改憲法」、「人民公投」、「總統下台」這一切不是跟台灣的現況很像嗎?台灣有比玻利維亞進步嗎?

在我們離開Sucre的當天,可以看到路上有人燒輪胎、堆石塊,準備將主要幹道封阻以示抗議,不滿的氣氛圍繞著整個城市,十一月又在各省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流血事件,三個人死亡,上百人受傷。不禁令人感嘆,如此風景優美且相對來說坐擁龐大天然資源礦產的國家,為何人民會長期會有如此的不滿,且如此的貧窮?

動盪不安的玻利維亞  何時才能平靜?

不過因為不是學政治出身,看了愈多文章我愈疑惑,想了很久還是寫不出來,或許我對這個國家還有太多美好的回憶,抑或許是不想把所有的事情都牽扯上政治,還是提供一些網路上的文章連結,給有興趣的人自己去看吧!



另外,以下介紹一個相當深入介紹玻利維亞民主狀況的英文網站 Democracy Center


Hank


(註1)玻利維亞號稱擁有60%的純種原住民,是南美各國之中比例最高的



<相關網頁連結>

 Constitutional Reform in Bolivia: And Now the Ugly Endgame

鉅亨看世界-首都大戰

玻利維亞200萬人上街反遷都

鉅亨看世界-留白的童年

Bolivia crash kills BBC reporter

Lola Almudevar: a tribute

In Memoriam: Lola Almudevar

Battle for Bolivia's heart by Lola Almundevar

<拉美>與其制憲,不如行動

<玻利維亞>修憲大戰開打

<玻利維亞>民族主義可行嗎?

Life on the Street
(參加遊行抗議的原住民婦女在路旁睡著了, taken in Sucre, Bolivia by Hank)

創作者介紹

愛在天花蔓延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煙島的弟弟
  • 要小心 @"@
  • 謝謝你,我們會小心

    「煙島」的弟弟是叫「古錐」嗎?

    漢克

    hankris 於 2007/12/05 13:40 回覆

  • 煙島的弟弟
  • 賣ㄚ捏共... 你可以叫我的小名 足古錐我不介意 ^^~ 或者叫我 笑煙島也是口已
  • 關叔
  • 静不了

    你们上午离开,中午封路.最近一次闹的更利害,简直是战争状态,城里城外烟雾弥漫.死了3个人后,把两个警察局烧了,SUCRE警察都跑到POTOSI去了,SUCRE过了几天没有警察的日子,我一到晚上就关门.
  • 關叔,

    很難過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不論是為了什麼都是不值得。你跟阿姨沒事吧!

    看來我們運氣好,我們在時候剛好是Sucre最平靜的兩個月,請保重,希望抗議不會對你們有太大的影響。

    Hank & Kris

    hankris 於 2007/12/14 06:28 回覆

  • inin
  • Hank你好:看到你部落格上對玻利維亞近況的觀察,有一些認識與你分享,不過也許你早已知曉,若是太多事還請見諒 :)。這些年玻利維亞的政治情勢,與臺灣雖然動盪的狀態十分相似,不過我卻也不確定,該如何理清哪些相同與不同之處。Evo Morales的當選與執政,相信你也在當地嗅到了那種帶著希望但又對立緊張的空氣,這實在與玻利維亞長久以來的種族/族群政治,以及社會運動並不完全信任Evo有關。"印地安人"和"白人"在歷史上並非一直處於對立狀態,比如1952年玻利維亞的國家革命、1992年傳統白人菁英與印地安菁英聯合競選正副總統,都是很好的例子,顯示印地安人不斷嘗試與白人菁英的結盟。不過每個時代當然有其結盟失敗的原因,近年來玻利維亞政局的動盪,與新自由主義影響下的新經濟政策,讓印地安人生活負擔更沈重、對這次的結盟更失望有關。所以大家都說,Evo這個機會主義者,是乘著玻國2000-2005間社運聚集的能量,順勢當選的,他若不順著50%以上原住民人口的民意,執行那些改革,也很有可能再度被社運推翻。Evo的憲改或許包藏了一些他自己的權力大夢我不清楚,但勢必也包含了來自他權力基礎(社運)的壓力,所以他才會提出再度將憲改交付公投的說法。但是在白人菁英長久掌握政經大權的玻利維亞,這些改革很難不激起保守勢力的反對,最近在鬧自治的四省,是玻利維亞石油天然氣蘊藏量最豐的地區,而Sucre則是舊有白人菁英勢力(相對於La Paz的新白人菁英崛起於十九、二十世紀之交)的根據地,他們與高地四省那種,長期必須面對印地安人龐大壓力的政治生活距離相當遠,也一直覺得高地是他們的負擔。這些小細節,與你分享,也期待你分享所見所聞。 :)
  • 褚媽媽,

    我實際上看到的是,偏遠鄉區的道路建設,學校建設都有在進行,我在半山腰上就看到招牌說這條路要蓋多長,多久時間完成,旁邊附上一張Evo Morales的微笑大頭照,雖說宣傳意味濃厚,但也有在做事。

    我們在玻利維亞期間,時常與人聊天,每次問到當地人對總統的看法,正反參半,很多人是很期待Evo為他們做些什麼的,當地的報紙常寫到Evo的內閣(有人說副總統)勢力龐大,是他無法施政的主因。

    另外,我們Sucre的西文老師跟我們說,很多舊的政府官員退休後就帶著大筆執政時撈到的油水,到Sucre來養老,Santa Cruz則是因為賺很錢所以享有自己的獨立自治政府控管財務,不想跟其他高原省份分享,在某方面來說也是合理的。

    我的感覺是,玻國人民的愛國心實在無人能比,每個人都熱情滾滾、願意為國家做些什麼,但大多數人的教育水平不高、很容易變成政客、社運團體操縱以換取利益的籌碼,實在可惜。

    提供你參考,我走搞笑路線,實在不是研究這方面的專家,見笑了。

    hankris 於 2007/12/17 22:44 回覆

  • inin
  • Hank:
    其實我只是會幫忙我媽媽上傳他的作品,我還沒當媽啦...呵~

    我其實也還在繼續認識拉丁美洲與玻利維亞的過程裡,只是看到有人也一樣關心這些事,很開心的感覺。

    你的觀察我都很同意,只有一點,玻國的民眾是不是因為教育程度不高,而容易變成政客、社運團體操縱以換取利益的籌碼,我不是那麼肯定,這裏面有一些更複雜的地方政治。在玻利維亞很多社運團體,比如FEJUVE, CSUTCB等,並不是外於民眾而存在的實體,而是每個社區、村落的民眾都算是裏面的一份子。民眾和社運組織領導階層的關係很複雜,領導階層必須藉由福利的爭取、基礎建設經費的調度,來鞏固他的領導合法性;而民眾就必須在社運領導階層號召動員時,予以回應。動員的時候不參與的家戶,常常會遭到鄰居的言語或肢體暴力,或者分配不到建設資源;但是也有的情況是,執政者的失言或無能讓民眾真正感到憤怒,而自願加入遊行行列。玻利維亞的民眾長久以來都有高度的政治參與,當然他們也對政治人物及社運領導階層的腐敗感到憤怒,但是我想他們上不上街頭與教育程度無涉,也不一定與號召的政治人物有關,有部分是他們自己的政治觀察,有部分是他們的地方政治文化。當然,媒體上政治人物與社運領導可能互相攻訐,說對方動員的民眾是被操弄了,或者甲地的民眾也會說,乙地的民眾運動是被動員來捧某個社運領導的,那些部分都存在,但我想不是全部。其實很多一般民眾都對他們國家面對的問題,有非常精準的切入,即便他們沒有相輝映的學歷。這或許會讓你對玻利維亞的政治面向,更樂觀一點點?:)
  • 啊啊啊 褚小姐 不好意思 我本來就想說拼布跟陶藝與玻利維亞社會運動研究似乎調性還差滿多的,哈哈。

    你這篇不知為何被我遺落在角落,不好意思這麼晚才回。

    我對於社會運動的瞭解淺薄,聽你這一說,我收穫許多,我在玻國時,對他們高度的政治參與熱情感到訝異,尤其是看到遊行隊伍裡都是綁著兩條辮子身著傳統服飾的老婆婆,他們身形嬌小但喊口號一點也不馬虎,爭取自己的權益更是不遺餘力,很高興有你跟我們分享深入的訊息。

    Hank

    hankris 於 2008/01/22 15: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