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個清晨起,未來的路變得渺茫。不知為何的,就是睡不著覺。總覺得呼吸不過來,無法入眠。吞咽困難,只好起身, 再看看自己的部落格 PlurkMSN。沒人注意到我的消沉,我也掩飾的很好。只是,脖子上的兩顆硬塊已經明顯的凸出應有的平穩,我也知道病情似乎不單純了. 默默的收拾簡單的行李,我知道,急診只是這一切的開始。

經過了七個月無數次的化療和手術,我終於出院了。

雖然手指頭還是不聽使喚,也寫不出什麼佳作。我只想要好好的謝謝所有的人。

媽媽的照料,蔡家獨門的愛心便當由蔡伯伯和蔡媽媽共同 烹飪,由溫蒂接送,姐姐妹妹們,我的啊那大,漢克,還有獅子,Bechild,  Solo,Gloria 和沙非串聯起來的環球愛!當然還有每天從國內外寄到手中的卡片,和我這個粗心小孩忘記的,你們給我的祝福,我都收到了。

謝謝大家。我快要寫出些什麼了。請讓我的手指頭的指甲再長長一些些,頭髮再多一些些,我就出門見人了。


我就知道一定會忘了誰, 痞子孔他牽手,別介意啊!等我能夠坐公車時,希望你的文章還在啊!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