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1785個部落格裡,184個初選名單中,有一張漢克很滿意,我覺得很詭異的照片。

探討生命,介紹裡,只留了這四個字。

 

 

謝謝各位,我入圍了。

決賽,應該輪不到我。所以,趁這個機會一次說完。

其實,我是很愛面子的。中獎機率不高的事情,我通常不做。報名的那一晚,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差錯,竟然有這個膽量來跟"Bechild"競賽。中文一直以來都是我的痛,所以能夠入圍對我來說,真的很開心。

對決賽,我一點信心都沒有。我的文字基礎不夠扎實,文筆不華麗,重點也常常因為怕傷人而躡手躡腳的帶過,英文式的敘述也常常被漢克說成是流水帳,不過,我還是想要寫。

因為只有寫出一篇文章的時候,我才能夠確認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價值。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從屏東,到東勢,從臺南到高雄,仔細算算,住過最久的地方,竟然是非洲,那個在第十二區,有著大花園的房子。但是,我不是非洲人,房子也不是我們的,是大使館的,所以,那裡頂多算是我們落腳歇腿了三年的地方。

爸爸為了讓我們過更好的生活,長期在外打拼,我不太記得他的存在,除了在非洲的那幾年,爸爸對我來說只是個名詞,是個象徵。

媽媽也一樣,在醫院上完了大夜班,一大早接著到工廠當女工。媽媽對我來說,是個夢想,是個幻覺。偶爾會出現,長久不見人影。

我的童年,只有我和把我放在菜籃裡,從西屏東騎腳踏車到屏東市區,看著一望無邊的檳榔樹林,呼吸著有草味道的空氣,在菜市場裡買衣服給我,從後園的楊桃樹上摘顆亮晶晶的星星給我,會輕聲叫我,芳芳啊,叫你這個名,就是要你長大嫁給醫生,知不知道?

我永遠會記得阿祖瘦小的身影。

記憶中,我常常哭鬧。這個不要,那個不行的,我的回憶裡,只有悲劇。

農業新聞的主播,阿美阿姨好像是我們家遠房親戚。只有她,在我小的時候,讓我覺得自己還有能和姐姐相比的地方。

「小芳啊,有一對會說話的眼睛!」

「她的眼睛是哭大的!」媽媽很不給我面子的立刻接著說。

能讓我開心的,就是屏東老家三合院的池塘裡,有著一隻隻隨著光影閃閃發亮的魚。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任何一種權利都是要自己爭取來的,女生或是男生都一樣。也許我這麼說,很多人會不同意但是,我並不認為臺灣是個男權當道的社會。

比起很多國家,例如許多回教國家,臺灣的法律給予女生的保障很多。例如,有家暴專線,有保護令等等的法律來捍衛女人的權利。在臺灣很多男女不平等的狀態也是因為女人允許男人這麼對待她們而來的。

我非常記得周美青女士在被記者叫"總統夫人"的時候的回應:請叫我周處長,謝謝。這句話被很多人認為是"強勢"的表現,就連女生的記者都覺得如此,但是在我眼裡,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如果不願意被當成附屬品,就應該大聲的說出自己想要被對待的模式。當然,說話的方式很重要,不需要用沒有禮貌的口氣來指責別人,只要清楚的說出自己的意見就可以。

臺灣女人有一個通病,那就是「愛抱怨」。當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但是至少我認識的女人裡很多都是如此。

希望別人如何對待你是一定要說出口的。

漢克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什麼沒有禮貌的話,但是在某次討論當中,「幹」字脫口而出...引起我的高度不滿。

「可是,我可以用很粗俗,很輕鬆的口氣跟你說話,這對我來說是一種親密的表現。」

「這不叫做親密,這個叫做沒有禮貌。」

「哦,可是...」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在老爸的那個年代,在淳樸的屏東鄉下,客家話被認為是此等文化,但是爸爸的逆流思考逼迫著我們跟著爺爺奶奶說臺語,跟外公外婆說客家話,買國語錄音帶學國語。就這樣,我們家三個小毛頭國、臺、客語都很流利。

國小畢業後,我們跟著爸爸到非洲,因此學會了英文,在高一的時候,學校要求所有的人學習第二外國語,我選擇了法文。我曾經跟一位荷蘭籍人士交往,於是買了書,自行學習荷蘭文。到荷蘭時,當地人對我才學了六個月的荷蘭語驚嘆不已。旅行到德國時,我驚訝的發現,我竟然聽得懂一些基本的德文對話!去年到南美洲旅行的時候,順便上了西班牙文的課,程度雖然不算高,但是還是趕上了漢克(我男友)多學了三個禮拜,在西班牙環境中多我三個月的程度。

說這些不是要炫耀,是要告訴大家,語言其實是一種記憶的練習,沒有什麼訣竅。對我來說,能夠說英文是真的很幸運的,因為,我可以看很多很多別人無法看得小說,哲學,還有文學原文書。得到的資訊比一般人多,思考方向自然不同,雖然因此而無法跟大多數的臺灣人溝通,許多時候他們老是用"啊,你是外國人啦,你不懂!"來敷衍我。(個人認為這個跟觀念有關,跟我的英文無關。)但是,我還是很快樂,因為我每天都在刺激身邊的人用另一種方式思考,用另一種方式過活。

這幾年來,我常常感謝老爸從小就讓我們沉浸在學習不同語言的環境裡,到了非洲時,我跟姐姐和妹妹都沒有學習上的障礙。還記得同時期一起學英文的還有另一位臺灣來的同學,她的學習過程就比我們來的艱辛。我一直以為是我們家孩子比較聰明,但是大學時上了"語文概念學"後,才發現,其實不是我們才智過人,是我們的大腦早就在小的時候習慣不一樣的文法結構,發音和印象。因此,學習語言對我們來說比一般人簡單。

因為我的語言能力,在臺灣我可以很輕鬆的教英文賺錢,十多年下來累積的經驗,我實在是要替"學英文"這件事來點出一下現在家長的盲點。

1.       學習迷思

不是皮膚白的就會說英文。除了在非洲的那四年外,在加拿大的六個月移民監,我沒有出國念過書,不過我很自豪的是,我的英文比一般的英語系國家人民還要好,字彙更多,連大學教授都不相信我只在非洲唸過四年的英文,還以為我是個美國人來臺灣念大學。可是在這個時候,我卻面臨的前所未有的歧視。

我曾經遇見一個英文說不好的蘇俄人在某個很有名的幼稚園教書,這件事讓我捶胸頓足很久,因為,同一個幼稚園我去應徵時,他告訴我,很抱歉,我們只要白皮膚,藍眼睛的老師。

幾個禮拜後,我得到了某位校長的讚賞而找到了工作。同年紀的班級有兩班。玫瑰班是從來沒有學過英文的孩子,百合班是已經學過英文的孩子。校長讓我教導百合班。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昨晚,我夢見了你的存在。

起床後,我一邊看著晨間新聞,一邊想著如何給你一個健全的環境,足夠的訊息讓你能在對的時間,做對的選擇。

昨晚,【有可能是你老爸的那位先生】讓我驚覺,如果由他這個沒有道德倫理觀念的人來教導你有關於"性"這方面的知識,我想我一世英名,(昨晚我說成一世清明)有可能就敗在你手裡。

於是,我決定要先打好草稿,來應付這個離我很遠,也很有可能不會發生的未來問題。

我不期待你賺大錢,結婚,生子,就算你是同性戀,我也希望你可以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感情,也會毫無保留的跟老媽分享你的世界。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