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從小就對當作家這檔事很有興趣。每天腦子裡想的不外乎就是怎麼樣把事情的場景,聲音,味道,感受寫出來。在校刊裡登載的不只是我的童年,還有我的夢。

在還沒出國前,我利用自己的寫作能力得到了許多掌聲,鼓勵,甚至是免費的校外教學。而在學習用另外一個語言來詮釋自己的時候,我慢慢的放棄了中文寫作,也很清楚的明白,我再怎麼寫,也不會寫的比那些文字造詣高超的當地作家好,於是,我被自己的文化和成長背景夾在中間。中文寫不過人家,那就用英文寫吧,但是華人作家的題目畢竟有限,而我也沒辦法保證自己會跟高先生一樣,能用不是母語的語言寫出本諾貝爾文學獎的傑作,就連譚小姐的最佳賣相中英文化沖擊的小說Joy Luck Club也只能出一本。我的歷史背景沒啥特別,沒有戰亂,沒有新舊文化交替,家庭背景更不用說了,我們家再也正常不過了。
 
再說,寫作對我來說,是種對自我靈魂之剖析。這是對自己最真實的交代,對世人的告白,對人生的態度,一種自戀的變態。每寫一篇文章,情感就少了那麼一些,也多了那麼一些感慨。像在早就了無痕跡的舊傷口,用一把游刃有餘的小刀輕輕的上花上一筆,慢慢的看見任由流出的血滴們變換成一個個字,一篇篇文章截文後,還得自己把乾掉的血跡清理,擦拭。倒吸兩口氣,忍住不吭聲的暗自喊痛,一直到它們在網路上了,這才容許傷口再次復原。
 
這種自虐的行為,實在是痛苦,尤其是對我這個情感豐富的人來說。
 
自我懷疑也是心魔,我寫的,真的有這麼重要嗎?比賺錢還重要?比穩定的生活重要?比未來,甚至取悅父母還重要?我到底想說些什麼?我真實的說出來了嗎?我到底是為了寫而寫,還是為了自我抒發?還是為了背後的龐大利益?為了名?到底是為什麼?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從惡女那看來的...


 
【Me原色組合】自覺綠色 + 潛質靛色 + 原生綠色

【繁密型】重視合理及道德,內心感覺繁密而瑣碎的人。
以道德為處事的原則,很多事一旦無法符合內心的道德標準,就變得嚴格而不通情理。放任感覺,常常是很瑣碎且反覆變動,會給人善變且嚴苛的印象,但其實是非常簡單,一切以道德為評判基準的人。

我真的是這樣!

【繁密型‧Me原色組合色彩本質】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ndor from Cusco
Taken by Kris, Taiwan

每次經過Café Dos X 3門口,總有個站著抽煙的老男人,帥氣地將一隻腳彎起,扣在牆上,冷眼看著來來去去的人群。他的打扮從來沒變過,一條合身Levi's牛仔褲、格子襯衫和針織背心。臉上從來沒有一絲表情的硬漢樣,歷盡滄桑的臉孔讓人無法接近,但也令他變得特別地有吸引力,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進去後,才發現,那位令我著迷的老男人,是這家店的老闆。

他總是把眼鏡掛在鼻尖,斜眼看著前來結帳的客人,從不多話,也不微笑,灰白相間的鬍子和頭髮,令他有種讓人尊敬的氣質,活像意大利黑手黨裡的教父,大風大浪都見識過了,打打殺殺的生活也厭倦了,為了逃離過往的荒唐而來到了庫斯科。煙似乎是他活下去的動力,每吸一口,就像是注射一劑嗎啡般地快樂,每吐一口,隨之而出的是他的嘆息,他的悔恨,他的故事。
「他應該是離婚了,沒有小孩,如果有小孩的話,他應該會看起來比較慈祥一點。也有可能常常跟老婆吵架,每天一成不變地開店、關門,對他來說是種解脫。」我不禁這樣喃喃自語。
「什麼?你在對我說話嗎?」漢克從他的Lonely Planet中抬起了頭。
我搖搖頭,繼續在筆記本裡,偷偷的寫下我心中對這位老男人的好奇。
我們連續好幾天都準時在下午四點左右進門,五點結帳,然後尋找晚餐。老板一直對我們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也有可能是因為我連買單時的西班牙文都聽不懂了,怎麼聊天呢?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