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he Guevara
Che Guevara逝世四十週年,玻利維亞的雜誌特刊
at Sucre, Bolivia
by Hank



在玻利維亞(Bolivia)的街上,隨處可見切的肖像,街角報攤販賣著切逝世四十週年的報章雜誌,他的照片真是吸引人,我忍不住買了四、五份雜誌,拿著字典一個一個西班牙文地查。

為了多瞭解切,忍不住又重新看了電影摩托車日記一遍,但真正讓我感觸良多的,不是切在南美洲浪遊,而萌生的的革命種子,反而是在其中一幕當切旅行到智利北邊的Atacama沙漠時,當地人因政府及地主不當併吞他的土地而外出找工作,他問切: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Wonderland
在Santa Cruz等智利簽證時,攝影師Jorge帶我們去小沙漠玩
Lomas de Arenas, Santa Cruz, Bolivia
by Hank


既然寫了兩篇「難搞的巴西簽證」,今天繼續來寫簽證,這大概是台灣人出國以後最忙的一件事。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Warriors
你有看到我眼中的憤怒嗎?
Sucre, Bolivia
by Hank



閱讀本篇前,建議先閱讀上篇「難搞的巴西簽證」。

把所有文件都呈上去後,我去銀行繳了錢,頹喪地望著收據,心想這次巴西簽證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承辦人叫我十天後再來問問看,說不定又是一個拖延的招數,我的機票和旅館錢加一加快三萬塊,可能都浪費掉了,我失望地搭了計程車回家,一整天烏雲隴照著屋子裡的氣氛。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分手快樂
分手快樂
Bolivia
by Hank

菜漢克跟我要分開了。一想到就讓我熱淚狂奔,但是三十歲的女子,實在是應該替自己打算,所以,選擇了默默地離去。

這種無日無夜,每天洗杯子,等著吃飯,說著連自己都聽不懂的西班牙文,整天上網和看不到未來的日子,實在沒辦法繼續下去。我看著窗外的鴿子飛向似油畫的藍天,心中的孤單讓我徹夜難眠。看著他熟睡的臉孔,跟著他的呼吸韻律,我也漸漸地看清我們的未來。

沒有他的笑聲,時間將會停擺。很難想像未來的日子裡將會沒有漢克的陪伴,明白的看見日後寂寞難耐的漫漫長夜正等著我。這一輩子很可能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伴侶,但是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Argentinian Men 
Argentinian Men
Buenos Aires
by Kris

來阿根廷之前,我們就聽說這裡男人跟義大利西班牙的拉丁猛男一樣,主動積極侵略性極強,單身女性要小心為上,陳小芳聽了笑一笑,說她向來以擺臭臉聞名全世界,性衝動的男子遇到她也只會自動閃開,沒什麼大不了。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李大華
李大華
by 公主還是老翁搞不太清楚

王小明走了以後...

李大華百般無聊

信步走到公園裡

癡癡等候

像痞子樣的小明被媽媽抓回去讀書

可憐的大華從台灣的公園一路流浪到南美的菜市場

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回到家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饅頭愛過生日

饅頭,
記得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不敢抱你。大家把你傳來傳去的,就是沒繞到我身邊。因為我開玩笑地說,你還這麼小,把你弄痛了怎麼辦呢?其實,我是怕你那雙愛笑的小眼睛,會看穿我的心,聽見我說不出口的小秘密。

你還沒來得及認識的二表哥在一場車禍裡離開了我們家,失去他後,咱們家的飯桌少了一副碗筷,多了一個房間,到處都是他的影子的空間在你來到之前,有著莫大的惆悵。

但自從你出現後,家裡突然熱鬧了起來,阿媽的臉上出現了許久不見的笑容,阿公也跟著開朗了起來。每個人一看見你,又是親,又是抱的,大家都想成為你心中的最佳保姆。你一皺眉頭,所有的人就想盡辦法讓你笑,你一哭,所有的人都搶著要安撫你。你,成為我們所有人日常生活的重心。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Jesus
此時就需要運用到神的力量保佑我巴西簽證會過
Isla Ballestas, Peru
by Hank


好不容易在網路上訂好月底去巴西的機票跟青年旅館,嘉年華期間果然貴森森,十二人一間的上下鋪,共用衛浴,一個床位一天要兩千多塊台幣,還一定要住一個禮拜,滑鼠點一下一萬多塊就飛了,顧著心痛,都忘了要去申請巴西簽證,不過根據前人的經驗,在阿根廷布市申請巴西簽證不難,應該只要兩三天就好。

還沒去申請簽證之前,就收到Amy小姐寄來的新聞,說台灣巴西辦事處停只發簽證,原文按這裡,我就開始緊張了,該不會一路還算順利地從台灣、秘魯、玻利維亞、智利、阿根廷走到這,結果最後一關闖不過吧...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I don't wanna go home
I don't wanna go home
Pisac Sunday Market, Peru
by Hank



今天星期天,王小明好不容易不用上課,跟媽媽一起上菜市場買菜,黑溜溜的眼珠滾呀滾,四處尋覓可以破壞的東西。

路上遇到同班同學李大華(也就是我),開心得不得了,我們一起在市場裡玩耍,趁攤販不注意大搞破壞,弄得滿身都是泥土,還有隔壁菜販林媽媽剛剝下來的玉米葉。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n7303555_31611091_3267

(高二畢業照,臉最圓的那位,就是我。)


斷交了。心裡揪了那麼一下,馬上想到爸爸的反應會是如何,畢竟他曾經擔任臺灣駐馬拉威大使館武官之職,也跟我一樣對馬拉威有這不可分割的情感。對爸爸來說,它不只是一份工作,它也是我們陳家歷史之轉點。

小時候,爸爸不是在軍營裡就是軍校裡,一路從營長到上校,從軍校畢業生變成軍事碩士。後來老爸長期在臺北國防部工作和媽媽的大夜班護理長和白天工廠女工的兩份工作也沒都停過,兩個人對我來說都很陌生。一直到爸爸爭取到武官的職位,我們的家才慢慢的像一個家。

從老爸告知我們要到非洲的第一天起,我們的生活跟著起伏。先是要學英文,要買新衣服,要了解外交禮儀,如何大方對待客人,這跟我們小時候的困苦生活相較之下,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爸爸一步步的牽引我們,媽媽耐心的解說我們未來的工作,因為,我們不再是我們,我們三個小朋友代表的是中華民國的人民,所以,連電話上的我們都得要彬彬有禮。

到了馬拉威後,一轉眼,媽媽三不五時的穿著旗袍去參加雞尾酒會,跟當地的官夫人們social,有時還會介紹他們的老公給爸爸認識。老爸呢,則是在軍事及外交圈裡打轉,家裡常常會出現國防部長等重要人物和我們一起共進晚餐。三個女兒一個個的被訓練成外交武器,從認識餐前酒,餐後酒,紅酒白酒等,我們都得清楚的知道來幫爸爸和媽媽添點面子。三個黃毛丫頭麻雀變鳳凰的轉變,在馬拉威的家庭生活中一步步的成型。

我們從什麼都不懂得,到什麼都得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balance shot-32

(taken by Kris. 不知道老爸會不會害羞,所以放上一張模糊的近照 - 很近的照片。呵呵!)

軍人出身的老爸,從來不說廢話,總是用故事來告訴我們三個女兒人生的大道理。

等了許久的信,終於來了!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hm - My Budda

(Taken by Kris, Buenos Aires, Argentina / Wrist tattoo )


大多的時間,我會把刺青一個個的藏起來,像是怕它們著涼般地用衣物和手錶遮蓋住,不讓它們曝光。並不是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而是每一個都是自己設計的,每一個都有故事。它們訴說著過去的痛和愛,有些我不願提起,有些太私密,有些很無趣,有些又太哲學。

在臺灣,刺青還是很不被認同的一種藝術。大多數的人,會認為只有黑道人物才會刺龍刺虎。其實,對我來說,它不過是點綴身體的一種方式。教過的學生大多都看過我手臂上的刺青,也常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會很認真地告訴他們,這是我在長大成人後,大約從二十三歲開始用來記錄人生的方式。我告誡它們帶來的後果以及對人生的影響,例如,如果刺在明顯的地方無法找到正常的工作等等的。我也會告訴他們有刺青的人,並不是都是小混混或是壞人。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finding peace
Finding peace, at Salar de Uyuni, Salt Lake, Bolivia
by Hank




在阿根廷的日子過得散漫,陽臺外的人潮、熱浪讓我只想待在家。也好,把這幾個月來的心情做個整理,上上網,看看世界另一頭的人們心裡想什麼,要什麼,愛著誰,又被誰傷害。我懷念起教書時被學生崇拜的日子,高中生的日子總是比我這個老師來的多彩多姿。每天都有解決不完的感情問題,每天都有回答不完的歷史問題,英文文法也要再三地解釋。所以,某天,我開了我的雅虎奇摩知識,想要多幫助別人,也讓自己的碎碎念慾望得到發洩,沒想到,一陣失望。
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知識平臺,讓大家可以發問,也讓像我這樣愛說教的人收到“恭喜!您的回答獲選為最佳解答!”時得到無比的快感。每天都會上去看看有沒有可以幫忙解答的。那些想要用知識來寫功課的,看都不看。不過只要有關於文法的,我一定會把別人的回答先看完,確定沒錯,才會離開。看到別人寫錯了,也會加以糾正。不過,很多人還是會把錯的答案選為最佳解答。這,讓我非常的無奈。最沒想到的是我的簡短回答會引來一陣討論。是我沒解釋清楚吧,我只好這麼說。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My one and only portrait subject...
盛夏午後, at Buenos Aires, Argentina
by Hank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以放煙火來慶祝新年,變成了全世界統一的方式。從台灣大老遠跑到阿根廷,還是一樣的老招,沒啥新意。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Phony
Kris in the Salt Lake, Uyuni, Bolivia
by Hank


第一天到達祕魯,就有了人生中的好多第一次。


第一次沒被當成當地人,心中暗笑,燦爛的很,第一次說英文沒人懂,獨自在街頭跟賣水的婆婆傻笑,第一次需要別人(也就是漢克)翻譯,所以,我也首度感受到須要幫助的感覺。從服裝打扮格格不入,到變成啞巴,重新體會正港外國人的心情。於是到了庫斯科(Cusco, Peru)馬上哀求漢克讓我上西班牙文課。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Hat Magic?
以色列人的帽子戲法
Rotem is playing hat magic? at Salar de Uyuni, Bolivia

by Hank

我記得以前還沒來南美之前,常常上背包客棧查有關簽證的問題,看著看著就看到一個旅遊老手的叮嚀,他說參加玻利維亞鹽湖(Salar de Uyuni)旅行團,記住千萬不要跟以色列人同車,因為他們很吵,很沒水準,我看了看在心中默念,「嗯,千萬不要跟以色列人一起參加旅行團。」

來從秘魯一路上遇到成千上萬的以色列人,有天跟一對到庫斯科來找他們女兒的以色列夫婦同桌,他們說,女兒不回家,他們只好到這裡來找她,我們又聊了很多以色列的現況,我跟他們說,我覺得以色列人給我的感覺很悍,太太傾身向前對我說:「如果你住在一個每天都聽得到爆炸聲的地方,你不強悍都不行。」她說,只要有疑似爆裂物的東西在海法的任何一個角落出現,沒五分鐘就會有人來處理。用完餐,我向他們告別,心裡一直想像以色列的狀況,和那對夫妻犀利的眼神與口氣。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