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dor from Cusco
Taken by Kris, Taiwan

每次經過Café Dos X 3門口,總有個站著抽煙的老男人,帥氣地將一隻腳彎起,扣在牆上,冷眼看著來來去去的人群。他的打扮從來沒變過,一條合身Levi's牛仔褲、格子襯衫和針織背心。臉上從來沒有一絲表情的硬漢樣,歷盡滄桑的臉孔讓人無法接近,但也令他變得特別地有吸引力,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進去後,才發現,那位令我著迷的老男人,是這家店的老闆。

他總是把眼鏡掛在鼻尖,斜眼看著前來結帳的客人,從不多話,也不微笑,灰白相間的鬍子和頭髮,令他有種讓人尊敬的氣質,活像意大利黑手黨裡的教父,大風大浪都見識過了,打打殺殺的生活也厭倦了,為了逃離過往的荒唐而來到了庫斯科。煙似乎是他活下去的動力,每吸一口,就像是注射一劑嗎啡般地快樂,每吐一口,隨之而出的是他的嘆息,他的悔恨,他的故事。
「他應該是離婚了,沒有小孩,如果有小孩的話,他應該會看起來比較慈祥一點。也有可能常常跟老婆吵架,每天一成不變地開店、關門,對他來說是種解脫。」我不禁這樣喃喃自語。
「什麼?你在對我說話嗎?」漢克從他的Lonely Planet中抬起了頭。
我搖搖頭,繼續在筆記本裡,偷偷的寫下我心中對這位老男人的好奇。
我們連續好幾天都準時在下午四點左右進門,五點結帳,然後尋找晚餐。老板一直對我們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也有可能是因為我連買單時的西班牙文都聽不懂了,怎麼聊天呢?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y 13 Tue 2008 14:48
balance shot-37
(Taken by Kris. New Addition to the Wei Family.)

 
出生證明是張可貴的真實報導,訴說著你的來龍去脈,你的未來,你的歷史,你的悲哀,你的存在。
 
婚姻證書是一張和魔鬼簽下賣出靈魂的合約,換來一生幸福(或是不幸),依賴(一起背房債)和保證永遠(永恒不存在)的代價是自尊,自我,自治,自立和自私!
 
房契是一張讓自己困在窘境的合約。二十年後才有辦法說,這是我的,在那發生前,你得燒香保佑公司不會倒,老婆、老公不會跑,小孩吃得好,睡覺睡得著。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May 10 Sat 2008 01:59


(生命可貴,請多珍惜自己和身邊的人。)(戰爭不是任何人應該有的經歷。)


智智,

那天我寫了一篇文章,說少了十一個人陪我在阿根廷吃飯。我並不是沒想起你而把你給漏了,而是怕提起你會讓大家掉淚。五六年了吧,有時不小心在餐桌上提到你的名字時,大家還是會默默地紅眼眶。不過,還好,現在有饅頭可以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大家把該給你的愛雙倍的加注在他身上,但是也好,現在家裡多了好多笑聲,好多的愛,好多來不及給你的,都給了他。別嫉妒啊,因為等饅頭長大了,我會好好的告訴他你的故事,你的努力,你的貼心,你的孝順。放心好了,他會知道你是誰的。
 
你在天上過得好嗎?哦,掃墓那天,我和你哥哥和弟弟燒了幾根煙給你,收到了嗎?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Loves of My life

(taken by Kris. Eason and Amy at the Taipei Zoo.我的生命中有好多個最愛,這是其中兩個。)

Amos,

我還是很愛這樣叫你。:)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The Sweet Essence of Life

(圖說:Arequipa, Peru, By Kris. 在被拍照前,老伯伯細心的幫老太太洗腳,擦腳。我看愣了,一直到他們倆安心的在享受午後的陽光時,才想起被遺忘已久的相機。)

漢克的房間真的不大,對兩個手長腳長的大人來說,空間根本就不夠,但是為了我們兩個的感情著想,我還是很認命的在他的房間裡,慢慢的拓展屬於自己的空間。

經過漢克的同意後,原本放在行李廂裡的衣服,慢慢的挪到了大衣櫃裡的小角落,我的書、筆記本等等也都慢慢地安定在小書桌上,等著我慢慢品嘗。但是隨著時間增加,雜物也越來越多,只好再把漢克衣櫃裡的衣服,來個乾坤大挪移。這一挪,不得了,發現了一張張讓我不知所措的照片。有在雪地裡的探險,有熱吻中的剎那,有甜蜜的自拍,有海灘上的悠閒,也有青少時的羞澀,這些照片裡的女孩們看起來都很幸福,而他的臉上除了青春痘的痕跡,也老是充滿著無可救藥的愛意。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self portrait
Taken by Kris / Guguan, Taichung County
文 by Kris

對我來說,到泰國三天兩夜是渡假,花十萬塊去語言學校兩個月結果跟同行的遊伴用中文聊天是浪費錢,別跟我說你愛旅行,如果沒有長期在顛簸流離之狀態下,背個大背包,三天不洗澡,住在一晚兩百塊臺幣的青年旅館的大通鋪裡,半夜還會聽到用西班牙文叫床聲的,都不是旅行,也不叫流浪。

旅行,是辛苦煎熬之最高境界。一或兩個人旅行都是對自我的最高挑戰,對男/女朋友的最佳考驗。是吃苦,也是甜蜜,兩者兼具。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Che Guevara
Che Guevara逝世四十週年,玻利維亞的雜誌特刊
at Sucre, Bolivia
by Hank



在玻利維亞(Bolivia)的街上,隨處可見切的肖像,街角報攤販賣著切逝世四十週年的報章雜誌,他的照片真是吸引人,我忍不住買了四、五份雜誌,拿著字典一個一個西班牙文地查。

為了多瞭解切,忍不住又重新看了電影摩托車日記一遍,但真正讓我感觸良多的,不是切在南美洲浪遊,而萌生的的革命種子,反而是在其中一幕當切旅行到智利北邊的Atacama沙漠時,當地人因政府及地主不當併吞他的土地而外出找工作,他問切: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Wonderland
在Santa Cruz等智利簽證時,攝影師Jorge帶我們去小沙漠玩
Lomas de Arenas, Santa Cruz, Bolivia
by Hank


既然寫了兩篇「難搞的巴西簽證」,今天繼續來寫簽證,這大概是台灣人出國以後最忙的一件事。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Warriors
你有看到我眼中的憤怒嗎?
Sucre, Bolivia
by Hank



閱讀本篇前,建議先閱讀上篇「難搞的巴西簽證」。

把所有文件都呈上去後,我去銀行繳了錢,頹喪地望著收據,心想這次巴西簽證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承辦人叫我十天後再來問問看,說不定又是一個拖延的招數,我的機票和旅館錢加一加快三萬塊,可能都浪費掉了,我失望地搭了計程車回家,一整天烏雲隴照著屋子裡的氣氛。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分手快樂
分手快樂
Bolivia
by Hank

菜漢克跟我要分開了。一想到就讓我熱淚狂奔,但是三十歲的女子,實在是應該替自己打算,所以,選擇了默默地離去。

這種無日無夜,每天洗杯子,等著吃飯,說著連自己都聽不懂的西班牙文,整天上網和看不到未來的日子,實在沒辦法繼續下去。我看著窗外的鴿子飛向似油畫的藍天,心中的孤單讓我徹夜難眠。看著他熟睡的臉孔,跟著他的呼吸韻律,我也漸漸地看清我們的未來。

沒有他的笑聲,時間將會停擺。很難想像未來的日子裡將會沒有漢克的陪伴,明白的看見日後寂寞難耐的漫漫長夜正等著我。這一輩子很可能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伴侶,但是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Argentinian Men 
Argentinian Men
Buenos Aires
by Kris

來阿根廷之前,我們就聽說這裡男人跟義大利西班牙的拉丁猛男一樣,主動積極侵略性極強,單身女性要小心為上,陳小芳聽了笑一笑,說她向來以擺臭臉聞名全世界,性衝動的男子遇到她也只會自動閃開,沒什麼大不了。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李大華
李大華
by 公主還是老翁搞不太清楚

王小明走了以後...

李大華百般無聊

信步走到公園裡

癡癡等候

像痞子樣的小明被媽媽抓回去讀書

可憐的大華從台灣的公園一路流浪到南美的菜市場

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回到家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饅頭愛過生日

饅頭,
記得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不敢抱你。大家把你傳來傳去的,就是沒繞到我身邊。因為我開玩笑地說,你還這麼小,把你弄痛了怎麼辦呢?其實,我是怕你那雙愛笑的小眼睛,會看穿我的心,聽見我說不出口的小秘密。

你還沒來得及認識的二表哥在一場車禍裡離開了我們家,失去他後,咱們家的飯桌少了一副碗筷,多了一個房間,到處都是他的影子的空間在你來到之前,有著莫大的惆悵。

但自從你出現後,家裡突然熱鬧了起來,阿媽的臉上出現了許久不見的笑容,阿公也跟著開朗了起來。每個人一看見你,又是親,又是抱的,大家都想成為你心中的最佳保姆。你一皺眉頭,所有的人就想盡辦法讓你笑,你一哭,所有的人都搶著要安撫你。你,成為我們所有人日常生活的重心。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Jesus
此時就需要運用到神的力量保佑我巴西簽證會過
Isla Ballestas, Peru
by Hank


好不容易在網路上訂好月底去巴西的機票跟青年旅館,嘉年華期間果然貴森森,十二人一間的上下鋪,共用衛浴,一個床位一天要兩千多塊台幣,還一定要住一個禮拜,滑鼠點一下一萬多塊就飛了,顧著心痛,都忘了要去申請巴西簽證,不過根據前人的經驗,在阿根廷布市申請巴西簽證不難,應該只要兩三天就好。

還沒去申請簽證之前,就收到Amy小姐寄來的新聞,說台灣巴西辦事處停只發簽證,原文按這裡,我就開始緊張了,該不會一路還算順利地從台灣、秘魯、玻利維亞、智利、阿根廷走到這,結果最後一關闖不過吧...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 don't wanna go home
I don't wanna go home
Pisac Sunday Market, Peru
by Hank



今天星期天,王小明好不容易不用上課,跟媽媽一起上菜市場買菜,黑溜溜的眼珠滾呀滾,四處尋覓可以破壞的東西。

路上遇到同班同學李大華(也就是我),開心得不得了,我們一起在市場裡玩耍,趁攤販不注意大搞破壞,弄得滿身都是泥土,還有隔壁菜販林媽媽剛剝下來的玉米葉。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n7303555_31611091_3267

(高二畢業照,臉最圓的那位,就是我。)


斷交了。心裡揪了那麼一下,馬上想到爸爸的反應會是如何,畢竟他曾經擔任臺灣駐馬拉威大使館武官之職,也跟我一樣對馬拉威有這不可分割的情感。對爸爸來說,它不只是一份工作,它也是我們陳家歷史之轉點。

小時候,爸爸不是在軍營裡就是軍校裡,一路從營長到上校,從軍校畢業生變成軍事碩士。後來老爸長期在臺北國防部工作和媽媽的大夜班護理長和白天工廠女工的兩份工作也沒都停過,兩個人對我來說都很陌生。一直到爸爸爭取到武官的職位,我們的家才慢慢的像一個家。

從老爸告知我們要到非洲的第一天起,我們的生活跟著起伏。先是要學英文,要買新衣服,要了解外交禮儀,如何大方對待客人,這跟我們小時候的困苦生活相較之下,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爸爸一步步的牽引我們,媽媽耐心的解說我們未來的工作,因為,我們不再是我們,我們三個小朋友代表的是中華民國的人民,所以,連電話上的我們都得要彬彬有禮。

到了馬拉威後,一轉眼,媽媽三不五時的穿著旗袍去參加雞尾酒會,跟當地的官夫人們social,有時還會介紹他們的老公給爸爸認識。老爸呢,則是在軍事及外交圈裡打轉,家裡常常會出現國防部長等重要人物和我們一起共進晚餐。三個女兒一個個的被訓練成外交武器,從認識餐前酒,餐後酒,紅酒白酒等,我們都得清楚的知道來幫爸爸和媽媽添點面子。三個黃毛丫頭麻雀變鳳凰的轉變,在馬拉威的家庭生活中一步步的成型。

我們從什麼都不懂得,到什麼都得懂。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balance shot-32

(taken by Kris. 不知道老爸會不會害羞,所以放上一張模糊的近照 - 很近的照片。呵呵!)

軍人出身的老爸,從來不說廢話,總是用故事來告訴我們三個女兒人生的大道理。

等了許久的信,終於來了!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hm - My Budda

(Taken by Kris, Buenos Aires, Argentina / Wrist tattoo )


大多的時間,我會把刺青一個個的藏起來,像是怕它們著涼般地用衣物和手錶遮蓋住,不讓它們曝光。並不是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而是每一個都是自己設計的,每一個都有故事。它們訴說著過去的痛和愛,有些我不願提起,有些太私密,有些很無趣,有些又太哲學。

在臺灣,刺青還是很不被認同的一種藝術。大多數的人,會認為只有黑道人物才會刺龍刺虎。其實,對我來說,它不過是點綴身體的一種方式。教過的學生大多都看過我手臂上的刺青,也常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會很認真地告訴他們,這是我在長大成人後,大約從二十三歲開始用來記錄人生的方式。我告誡它們帶來的後果以及對人生的影響,例如,如果刺在明顯的地方無法找到正常的工作等等的。我也會告訴他們有刺青的人,並不是都是小混混或是壞人。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finding peace
Finding peace, at Salar de Uyuni, Salt Lake, Bolivia
by Hank




在阿根廷的日子過得散漫,陽臺外的人潮、熱浪讓我只想待在家。也好,把這幾個月來的心情做個整理,上上網,看看世界另一頭的人們心裡想什麼,要什麼,愛著誰,又被誰傷害。我懷念起教書時被學生崇拜的日子,高中生的日子總是比我這個老師來的多彩多姿。每天都有解決不完的感情問題,每天都有回答不完的歷史問題,英文文法也要再三地解釋。所以,某天,我開了我的雅虎奇摩知識,想要多幫助別人,也讓自己的碎碎念慾望得到發洩,沒想到,一陣失望。
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知識平臺,讓大家可以發問,也讓像我這樣愛說教的人收到“恭喜!您的回答獲選為最佳解答!”時得到無比的快感。每天都會上去看看有沒有可以幫忙解答的。那些想要用知識來寫功課的,看都不看。不過只要有關於文法的,我一定會把別人的回答先看完,確定沒錯,才會離開。看到別人寫錯了,也會加以糾正。不過,很多人還是會把錯的答案選為最佳解答。這,讓我非常的無奈。最沒想到的是我的簡短回答會引來一陣討論。是我沒解釋清楚吧,我只好這麼說。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My one and only portrait subject...
盛夏午後, at Buenos Aires, Argentina
by Hank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以放煙火來慶祝新年,變成了全世界統一的方式。從台灣大老遠跑到阿根廷,還是一樣的老招,沒啥新意。

hank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